Hedgerow

【維勇】那年他許下的三個謊

九本:

 


※火車販售員維克托(19)x勇利(5),私設一堆,ooc有慎


※只是昨天搭火車回家用手機碼的小廢文,大家看看笑笑就好了(


 @盛夏繁星 @沈家十三 火車名字是亮點喔!我今天更新了所以換你們!






作為一個專業的推車員,一身暗色背心配上純白襯衫是基本服飾,豔紫的領帶低調性感,金色的別針掛在左胸閃閃發光。




很多人以為他是火車上的專職人員,還有年輕女孩跑來向自己補票的,維克托只是笑著揮手說不是這樣的,要是來份便當的購入他會更開心的。




那年他才十九歲,細碎的銀色瀏海散在額前,卻藏不住那雙好看的眼,磁性的嗓音漫在嘈雜的列車裡,有需要便當或飲料嗎,堅定的腳步踏在搖晃的走道,習慣在靠站前的壅塞人潮時停在隔間等候,那時維克托才觀察每個過往的旅客,不是一臉倦意就是神采飛揚,他們都代表不同的人生故事。




大概是自己的皮相佔了優勢,他的業績一直都很好,比起同行的人好上幾倍。即使只是買個簡單的零食餅乾,他依舊給予溫柔的笑容,很多人甚至會為了見到自己而搭乘這班列車,這些都是不善言辭的列車長告訴他的。




維克托不會對任何人留下依戀,他們終究只是過客,自己也只是擦肩而過的路人,一點兒痕跡也不會留下。




那天如同往常一樣推著餐車穿梭走道,孩子晶亮的眼睛吸引了他,細碎的黑色短髮和那雙油光色的眼珠,標準的亞裔男孩,年齡大概不過五、六歲,本該是個吵鬧愛鬧騰的年齡,卻是乖巧的不得了。




旁邊稍長的人大概是他的姐姐,偏頭喊了要兩個便當,弟弟拉了她的袖子說不餓,眼睛才剛和維克托對上就挪開了眼,一副膽怯又害怕的模樣。他想這孩子大概是怕生人,但那紅通的圓臉又那麼討喜,維克托忍不住想逗逗這個可愛的人。




「弟弟,喜歡玩具嗎?這裡有很棒的火車模型哦。」




明明是一副油嘴滑舌的口吻,從他嘴裡說出卻成了單純的問候語。




那孩子先是點頭,想了一陣又搖了搖頭,旁邊的姐姐說喜歡的話給你買個,他頭搖的簡直像破浪鼓似的,一顆毛茸的頭無辜極了。




「請將火車票拿給我看一下。」




儘管她的眼神有些懷疑,還是將包裡的票拿給了維克托,「這位弟弟的也麻煩看一下哦。」




「勇利,剛剛拿給你的車票放哪啦?」




肥短的小圓手在外套口袋掏了一陣,將折得小而方正的票紙顫巍巍地遞給了維克托,指尖還稍微碰了一點,果然孩子的手都像塊燙軟的麻糬一樣,他忍不住想。




「恭喜這位弟弟,您的車票編號剛好和今天這輛火車的號碼一樣,可以免費得到模型哦。」




「真的嗎?」




那瞳孔裡簡直都要有了光,一眨一眨的像是閃爍的星宇,熠熠動人。「當然是真的。」維克托說,一邊把票券還給了勇利,一邊從推車裡拿出各式模型讓他挑選。




「你要黃色的plisetsky號呢,還是紫色的nikiforov號呢?」




一雙眼在兩台間流轉,一時之間難以下決定,維克托以為孩子不懂火車,彎了彎眼角想說兩台都送你,那嬌小的孩子卻開始解釋:「plisetsky號是最近新造的火車,性能好速度快,甚至有『鐵路上的猛虎』的稱呼。」




「nikiforov號是早了它將近十年的車型,在當初可是紅遍一時的,不僅造型優美又是開啟流線型的先鋒,可以說是跨時代的造物。雖然現在機型老了,還是深受很多鐵路迷的喜愛。」




勇利頂著紅潤的臉往上瞅了瞅,似乎又擔心自己的聒噪讓人討厭了,一副擔心受驚的模樣。「原來勇利是個小小火車迷呢,太厲害了。」




「沒有很厲害啦……」




「那勇利有最喜歡的火車嗎?」




他點頭,手指比著紫色那台又是紅了臉,真利在一旁幫忙補充:「這孩子的牆壁上都貼滿那台火車的照片,要是一不小心折了就開始哇哇大哭,簡直比傷了自己還難受。」




「真利姊姊!」




「勇利以後想從事什麼行業呢?」




五歲的孩子說想當火車司機,他說他想駕駛紫色的nikiforov號帶每個乘客抵達想要去的地方,維克托摸了摸他的投讚許,將兩只模型放在勇利的兩掌裡,還順手勾了個小巧的火車吊飾囑咐他要好好保管,同樣是nikiforov號的版型。




「讓你實現願望的魔法,全都在這裡頭了。」











作為一個專業的列車長,一身純白襯衫配上淺色的領帶是基本服飾,那只金色徽章在帽央閃閃發光。




很多人見勇利年輕質疑他的專業,甚至也有年輕男女跑來向自己補票順便搭訕,勇利只是笑著揮手說我只是個列車長,但論對火車的喜愛沒人比他更加狂熱。




這年勇利十九歲,細碎的黑色瀏海散在額前,卻藏不住那雙靈動的大眼,溫柔的嗓音漫在嘈雜的列車裡,堅定的腳步踏在搖晃的走道,習慣在靠站前的壅塞人潮時停在隔間等候,勇利細細觀察過往的旅客,眼神裡卻是無盡的懷念。




要是人有了遺憾,帶著記憶終老一生,是不是能在最後的人生跑馬燈裡與他相逢?






很多年了,勇利才知道當年那個男人說了三個謊,他不是列車長,不會向旅客驗票才對;同一輛車的旅客車號編碼都會相同,更不會有免費兌換模型的活動。




現在勇利還是依稀記得那男人掌心的溫暖,推著車的精瘦背影,翩然俊雅的容貌與聲音卻是融在靈魂深處,只剩下桌前的兩只模型和掛在手機上的吊飾,那是他深信不已的咒語。




而這個咒語不靈驗,勇利最終沒能成為司機,也不能駕駛最愛的nikiforov號翱遊,但他成了最新車型katsuki號的列車長,與列車上的銷售員優子成了朋友。




這是男人給予他的三個謊言,卻讓他體悟了自己的人生能有多麼美好。






「請將火車票拿給我看一下。」




「哎呀糟糕,我忘記塞到哪去了……」




「還是我等等再來呢?您先慢慢找吧。」




勇利摸了摸帽沿要往下一節車廂走,那人卻拉住自己的手:「請問列車長最喜歡哪輛火車呢?」




他頓了頓腳步,回首只有脫了紳士帽露出一頭銀髮的男人,湖藍色的眼笑得彎,低沉的嗓音和駛過隧道的火車融在一塊,勇利卻聽得特別清楚。




「nikiforov號,一直都是。」勇利也跟著笑,「今後也會是。」






桌上的模型又多了一輛,靛藍色的katsuki號靠在紫色的nikiforov號旁邊,像是彼此依偎,又似並肩前行,即使他們運行的軌道永不相同,卻能奔馳在田野間欣賞相同的絢爛美景。








END.








---


前推車銷售員維克托(33)x列車長勇利(19),看起來有點讚讚的年差誒(自己說


火車款式和形容都是自己yy的,沒有這種東西,私心帶入YOI的三大主角屬性




如果來個火車上的制服play感覺很好誒!點讚破五百來考慮!(開玩笑的




每天更新小廢文!


不管是維勇ABO還是尤奧,目前都是卡文!(閉嘴






又是慣例擾民時間啦──


@Yui_旖函   @芦焚_  @软壳生物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棉花糖.-  


@琴吹希月  @猪排饭🐷   @小D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安居 

评论

热度(410)

  1. Hedgerow九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