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周叶】欺诈婚姻(中)

十七只长颈鹿:

+都是影帝


 
 


五 

或许是想多些相处的时间,叶修指路特别随心所欲,周泽楷载着他绕了小半个城市,才在一处破旧的筒子楼前停下。 

面前这个漆黑巨大的建筑让周泽楷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他心疼地看叶修一眼,却见对方的表情也十分复杂。

周泽楷想,叶修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刚从那么光鲜的宴会出来,这个落差也不是人人都能立即适应的。

周泽楷拍了拍他的肩,心底软成了一片,说:“我送你上去。”

叶修冲他勉强一笑,不知是自我安慰还是要面子地辩解道:“外面看着破,里面会好一些。”

周泽楷默不作声地握住叶修的手,想让他知道自己并不在乎这些。

叶修也打蛇上棍地握紧周泽楷的手,心里默默想道:要是兜了两小时风,方锐大大都没能收拾出一件能住人的房子,这个月的奖金就都扣光吧。


 
 




推开门,映入眼前的房子果然只能用“能住人”三个字来概括它的简陋。

电器没有就不说了,家具也都破破烂烂的。就床上一条被褥是能用的,可那崭新的成色怎么看都跟这破屋格格不入。

周泽楷的视线在屋里扫了一圈,有些欲言又止。

叶修赶紧抢在他面前开口,说:“之前的被子已经发霉不能盖了,这是楼下超市打折时候搬回来的。”

周泽楷“嗯”了一声,心里的情绪十分复杂。一方面心疼于叶修的日子竟然过得如此艰难,一方面又纠结自己此时袒露身份会不会伤及对方的自尊。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眼下却是两人确定关系的最好时机。周泽楷想要一份纯粹不掺杂任何利益元素的感情,那么在物质上一无所有的叶修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周泽楷蓦然握紧叶修的手,温暖的掌心蕴着些令人口干舌燥的潮意,顿了几秒,他才轻轻地开口道:“我喜欢你,无敌。”

叶修感觉到了从手心传来的紧张和认真,心跳也不自觉地加快了几拍。他垂着眼,悄悄把手指塞进周泽楷指缝里,改成十指交握的情况,郑重答道:“我也是,穿云。”


 
 




两人决定在一起后,便迅速同居了。

虽说叶修和周泽楷都有十几张额度惊人的卡,可谁都不想打破目前温馨平淡的局面,便紧巴巴地过着小日子。

同居一礼拜后,周泽楷拿来一张卡,交给叶修,说是把自己原来住的房子退租了,里头有5000块钱。

叶修不太懂行情,直觉五千挺少,可为了人设,却也喜滋滋地放进了小铁盒里,说:“攒着结婚用。”

不过结婚花得钱比这要高出一个数量级。

两人确定关系那晚躺床上的时候就琢磨过这件事,还是叶修先问的:“小周,你现在做的什么工作?”

周泽楷在路上就琢磨过这个问题,早就准备好了答案,压在他身上自然答道:“搬砖。”

叶修顿时就觉得自己事先准备的小白领实在是太体面也太高收入了。

就在他搜肠刮肚想新职业的时候,周泽楷捏了捏他肚子上的软肉,问:“你呢?”

叶修肚子上全是痒痒肉,一摸整个人就瘫了,没什么力气似的小声答:“卖保险。”

周泽楷一边琢磨自己通讯录里那些老板是不是都该买份保险,一边把手探进叶修衣服里。

叶修配合地挺起腰,任由那只手往后方摸,心里盘算着叶家哪个楼盘能把小周塞进去做清闲的包工头。

两人心不在焉地吻着,叶修被摸到了敏感的地方,因为情动身体微微颤起来。到底是处男,叶修有些担心,忽然想起教学片里有个骑乘的姿势可以掌握主动,于是用力一翻身,打算英勇一把。

周泽楷也配合,不然凭叶修那点劲,还真掀不动他。

然而睡惯大床的两人根本没考虑过这种高难度动作在单人床上的实施可能性。叶修还没来得及高兴,忽然一股失重感袭来,紧接着就是“咚”地一声巨响,抬眼一看,周泽楷有些懵地跌坐在光秃秃的地板上,两只手还不忘护在叶修腰上。

叶修心疼又心虚,伸手摸了摸恋人的下身,还好没软得太厉害,问:“疼不疼?”

周泽楷被他摸得脸颊发烫,撞到的地方肯定已经淤青了,却不想让叶修觉得他娇生惯养,下意识说道:“不用喊医生。”

叶修关切地望着他,确定他没什么问题,也就打消了喊家庭医生的念头。他刚要点头,心里一种诡异的微妙感却忽然涌了上来。

周泽楷意识到说漏了嘴,趁叶修还没回过味儿来之前,沉重地说道:“我……没有医保卡。”


 
 




跟叶修相处越久,周泽楷便越是喜欢和心疼这个人。

向来养尊处优的他从未想过区区十几平的房子也能让他住得如此甘之如饴。

他不知道穷人家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便吩咐助理搜寻些影视书籍,趁午休的时间多加学习。

为了演得逼真些,他甚至到合作方名下的某处工地实地体验了一把。

因为同居的缘故,周泽楷每天就穿着一身老土又廉价的衣服出门,等到了公司才把高级定制的外套穿上,身上那点穷酸落魄便被衣着的贵气给遮盖住了。

这外套显然不适合穿着搬砖,周泽楷喜欢跟叶修过小日子,这会儿也不娇气,跟助理简单嘱咐了几句便下工地了。

工人们不认得周泽楷,见他笑得腼腆,便当他是新来的,给他讲搬砖的要领。

周泽楷跟着搬了几个来回,脸上全是汗,伸手一擦就是灰扑扑的一块。好在他身体底子好,肌肉好看也顶用,除了肩膀有些磨皮外,干得还算得心应手。

正午烈日当空,周泽楷的额头上有些汗流进了眼睛,便抬手去擦,视线却在此时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站在不远处,衣冠楚楚跟人谈笑自若的那个身影……是叶无敌?

周泽楷怔在原地,连工友喊他都恍若未闻。

除了宴会那晚,周泽楷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光鲜从容的叶修,这让他有种极不真实的错乱感。

他站在原地,身上全是尘土,一条隔离带仿佛将他与叶修划分成了两个世界。

周泽楷的目光一错不错地黏在叶修脸上,平静镇定却又怀疑动摇,种种猜测在这一刻无法抑制地冒头,又被硬生生掐断。

叶修渐渐走近了,终于也发现了周泽楷,脸上的神情骤然一滞。

这一刻,周泽楷觉得心底冰凉,连呼吸都艰难起来。

叶修的视线跟他的在半空中撞上,眼底均是平静,默契地沉默着。

最后,周泽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打算去拿自己的外套。刚转身走出两步,便听见叶修掷地有声地说道:“王老板,说什么都没用了,这单保险我们公司是不会赔的。”


 

评论

热度(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