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维勇】半醒半醉日复日

茶无此卷:


娱乐圈paro R18有


24岁×17岁






大雨将至,天空布满了厚厚的黑云,阴霾潮湿,桌上的台灯落下的光束打在还未合住的书面,少年对着窗外,自然垂落在身侧的双手冰凉。




跪在地上的男人泪水从眼眶里滚滚而下,口中发出因紧张而断断续续的低声求饶,然而还未待他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砰!”的一声枪响,随即跟着沉闷的重物倒地声,铺在地板上的红色地毯迅速地暗沉了下去。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重新戴上手套,靠回到高大的扶手椅中,将手指抵在太阳穴处似是疲乏般地揉动几下。他抬头看向胜生勇利,少年背对着他站着,黑色的西装显得身形挺拔柔韧,维克托的目光落在衣领上延伸出的一段脖颈上,那在稍长的黑色发尾反衬下更加白皙。




胜生勇利缓慢地吐出一口气,终于转过身,从倒在地上的男人旁边走到维克托身前来。




维克托身遭带着上位者的冷冽与威压,胜生勇利站定,平日里他知道维克托会这样惩治违背他的下属,可当他身临其境的时候仍是忍不住被这样的气场压迫到。




胜生勇利在他分开的双腿之间缓缓地跪坐了下来,将手放在维克托的膝盖上。




然而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他的指尖在微微发抖。




维克托垂下蓝色的眼睛,他似乎对胜生勇利这副样子很感兴趣,出乎他意料的温顺与臣服。




然而当胜生勇利抬头与他对视的时候,却发现那双褐色的眼睛中更深处掩藏着仇恨与厌恶、还有恐惧等等,一言难尽的复杂情绪。




他们对视了片刻,维克托终于轻笑出声,伸出手把胜生勇利的下巴抬起来,俯下身子,那把手枪还在他风衣下的腰间别着。


  


“你是在恨我?”


  


“还是在怕我?”




胜生勇利咬紧了下牙关,刚才他眼眸中的那些情绪如同暴风雨前夕的海浪,翻滚几下,顷刻荡然无存。他又恢复成平平静静的,温和淡漠的那个二少爷。


  


他露出一抹正常不过的笑容,“请您放心……我不会的。”


  


维克托低头在胜生勇利耳边说道:“我养你可不是为了……”他的话音低下去,几乎是耳鬓厮磨间吐息着说出最后几个字,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少年的瞳孔一颤,脸色瞬间苍白,别过了头去。


  


“卡——!”


  


场内的灯光亮起,导演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力地拍着手掌:“好,真是太好了。”他激动不已,这场戏是近日在室内拍的最重要的一场,主角两人近乎完美地配合,让他仿佛看见剧本中的黑白道执权者和他收养的名义下的二子真的出现在了他面前。




胜生勇利虽是近几年刚有些名声的小艺人,但是据说他进入娱乐圈已经七年有余,有人说他是靠自己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有人却说从来没听说过他,不过是抱上别人的大腿,得了金主的恩泽。




然而是非对错不是靠别人的嘴说出来的。胜生勇利,今年离十八岁还有六个月的时间,第一次在国际化的电影巨作中得到了一个戏份并不少的配角。当灯光重新亮起来的时候,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放开了他,他起身向这位俄罗斯的当红影帝微微俯身鞠了一躬,维克托颔首致意,笑容温和。




与一位前辈对后生的体贴关怀并无差别。




导演称赞了勇利几句,勇利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清秀的脸庞上透出微红,眼角弯起来,和在镜头下专注演绎着角色的样子相比,这时候他更像是一个少年人了。他走下场,这是上午的最后一幕了,今天剩下的时候没有他的戏份了。




场子里的人们纷纷收拾下自己的东西准备去吃午饭,主角两人的得力配合为他们节省了不少时间,金发的男人看见胜生勇利走过来,靠在出口处的墙上,手揣在衣兜里,翠绿色的眼睛眯了一下:“今天演得还不错,”勇利笑起来,他又接着说:“不过还是差很远。”




胜生勇利知道他的经纪人尤里·普利赛提给他提出的目标是什么,大概是想让自己能达到和尤里家乡的那位影帝并肩站立的高度。他不是没有想过,最起码现在已经在前往的道路上了,勇利在心底安慰自己。




尤里带着胜生勇利去了后面的私人休息室,像他这样的演员其实应当和其他演员一样,用公共的休息室做休整。刚来的时候,尤里领着他打开门的时候他还怀疑尤里走错地方了,出声提醒后收到了尤里的白眼,“蠢猪,用你的脑子想想。”




全天下对自己的艺人最粗暴的经纪人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




勇利拧开瓶盖喝了口水,正要说些什么,尤里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对勇利扬起手机,示意他在这里等一会儿,便出门接电话去了。




尤里刚离开没过几秒钟,门又被打开了,维克托趁着雅科夫还没赶过来,把几个助理以自己想休息一会儿为由支出去,从隔壁的休息室偷偷摸摸地溜了过来。




或许从两人真正相见的第一面就萌生了爱意,或许是更早的时候,胜生勇利还在念小学的时候就抱着膝盖坐在电视机前,把维克托的作品看了一个遍的时候就埋下了种子。不管是谁先爱上谁,他们现在眼中都只有彼此。




两人有十几天未见,昨天晚上胜生勇利赶到A国来被尤里直接带去了酒店,洗漱一番就睡觉,今天赶到片场开拍前两人也不曾有时间多说几句话。直到散场后,维克托才能趁着空闲找到勇利。




黑发少年背对着门坐着,他低着头翻阅着手下的剧本,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门悄然打开,直到被一双手遮住了双眼,他吃惊地抬头想要挣脱开,却在那人身体靠近的时候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勇利的眼睛被禁锢在那人的掌心里,睫毛微微颤抖着。




他低声叫出男人的名字:“维克托……别闹……”




维克托转到他身前来,俯下身子,嘴唇贴着勇利的脸颊一直蹭到嘴角。勇利以为他想吻自己,心底突然生出些许紧张来,胸口起伏加快。




维克托却突然放开了手,突然回归的光线让勇利不太适应,他眨了眨眼,眩晕感造成的星屑和窗外照进来的正午的阳光一同将维克托的身影柔和光亮,勇利睁大了眼睛望着维克托。




“勇利不在我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维克托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一个圆,“这儿都是空荡荡的。”他笑着说,“一看到你就开始填满了,不过我想还差一点点。”




勇利的耳朵尖都泛起红色,他仰着头看维克托,忽然伸出手勾住了维克托的脖子,两人的唇靠近了,气息都有些不稳。




勇利小声问道:“……是不是,还差一个吻?”然后主动把唇贴上去,之后分开,“我也想你,维克托。”声音小小的,带着鼻音,眼睛湿漉漉的。维克托觉得勇利现在是一只奶声奶气的猫咪,他扶着勇利的腰,再度深深地吻下去。




意乱情迷间心脏跳动得都像要脱力控制,似乎下一秒就要插上翅膀飞向天上。维克托坐在椅子上,把勇利抱在腿上,告诉他自己的心脏完全被填满了。




﹢﹢﹢链接﹢﹢﹢


















END.










送给川川 @川一 的贺文!第好几次再祝她一遍生日快乐!


更新艾特 @火火_九本  终于有产出了(捂脸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