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维勇】《一个舰队的情敌》传承番外

酒爵__百崖:

星际未来机甲AU,本子收纳番外。


这篇番外用来阐述维克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觊觎勇利的。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近轨第五防卫舰队舰队长,近轨第五防卫舰队旗舰马卡钦舰长,联邦中将


胜生勇利:近轨第五防卫舰队旗舰马卡钦所属机甲大队队长,联邦机甲上校


 


人物属于小滑冰,ooc属于我


自娱自乐产物


传送门: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舰桥


相关:小贴士   小贴士02


========================================


传承之始


 


寂静的隔音房间内被昏暗的灯光笼罩,零星的机器运作声音在如此的环境下异常得清晰,被固定装置绑缚住手脚的胜生勇利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感受着冰凉的液体从他的手臂处注入身体。


 


全身包裹在白色装束中的男人操纵着器材,拔出了黑发少年手臂上的注射装置:“罗姆兰信息素,罗姆兰人在审讯上堪称划时代的发明,因其无损性与审讯的实用性,适用于各个文明的情报机构之间,虫族除外。”


 


男人走到勇利的面前,伸手摘下了那副蓝框的平光镜。


 


“好好享受这个感觉吧,少尉。不是任何人都能拥有这个待遇的。”


 


“根据公约,我有权提出人道性保护。”紧张地扣紧了座椅的扶手,勇利紧张看着将要转身离开的人:“你们无权对我使用非常规性的审讯,罗姆兰信息素并不在常规类药物中。”


 


“但它却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想要离开的男人转过身,上前两步伸手拍了拍黑发少年的面颊,粗犷面容上笑容带着几分冷酷:“公约?去他的公约吧,干情报这行最不能信的就是公约。”


 


“在发作之前,你还有几秒的时间来改变你这种拒不合作的态度,少尉。”


 


“我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机甲兵,我、我没有你们想要知道的东西。”勇利的头紧紧地抵住了座椅的靠背,红棕色的瞳仁中是遮掩不住的无助与恐慌:“你们不能这、啊…唔呃、啊…啊啊啊啊!!!!”


 


勇利猛地收紧了抓着座椅扶手的手指,从全身各处暴起的疼痛将他还未说出口的话全数掐断在了口中。


 


“喔,看来你暂时没有机会了。”男人后退了两步,欣赏着座椅上黑发少年因为疼痛而扭曲的神情:“希望这次招待之后,你能想通一点。”


 


留下这句话,一身白衣的男人离开了勇利的眼前,只留他一个人承受着发作的药效。


 


顾及不了再去思考什么对策,在罗姆兰信息素发作的冲击下,胜生勇利的思维当即变成了一片空白。


 


痛,深入骨髓,如同被机甲碾碎全身骨骼的痛感侵蚀着勇利的全身,他的手指抠着座椅坚硬的扶手,被束缚的手臂近乎痉挛地扯动着想要挣脱开扣着自己小臂的束环。脑中迸发的尖锐痛意让他不得不弯下背脊,尽力将自己那被固定在椅子上的身体缩成一团,用以抵挡那份几乎要超出身体极限的痛感。


 


“呃、啊啊啊啊啊!!!呵啊!!”


 


尖锐的哀嚎惨叫随着房门的开合冲出了室内,站在监视窗前的一老一少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拧起了眉头。


 


“雅科夫,你带我来看这个是要告诉我,我一会儿也要接受这个测试吗?”有着一头耀眼银色长发的青年偏头看着自己的老教官:“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炎煌指挥系的学生要经过罗姆兰信息素的洗礼。”


 


“罗姆兰信息素本来就是抗刑讯课中重要的一门,这只是开始。”雅科夫神情严肃地凝视着房间内身体已经开始有痉挛现象的少年:“接下来才是重头戏,维恰。既然你来炎煌中央军校的指挥系进行进修,就要达到他们的标准。”


 


“哇喔,真是非常有挑战性”银发的联邦战神颇有兴致地眯起了双目:“不过这样的训练真的没问题吗?里面的小家伙看起来已经不行了。”


 


“罗姆兰信息素作用在神经上的疼痛反应对身体没有本质的伤害,它只会使犯人备受折磨而不会损害他们的身体健康,甚至于还会保护犯人的大脑不会因为承受力过载而陷入脑死亡。”雅科夫双手抄在胸前,神情严厉地看着维克托:“应该在书上学到这些标准知识的时候你是在睡觉吗!维恰!”


 


“umm……我有认真听讲雅科夫,相信我好吗?我不会浪费联邦的资源。”维克托冲着老者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们应该继续其他的话题,重头戏,那是什么?”


 


雅科夫没好气的收回视线:“审讯。”


 


“从踏入这间房间开始,测试就已经开始了。”刚刚在屋子里神情冷酷的白衣男人站到了他们的身边,面容严肃地看着里面在座椅上如同被放在火上灼烤一般剧烈挣扎着的黑发少年:“不然你认为,他为什么要露出那种眼神?”


 


男人的笑容有些僵硬,但是维克托仍旧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种含蓄的骄傲感。


 


“他的恐惧从来都不会留给这些事情。”


 


由审讯科目的考官说出这种话,这可以说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


 


没有克制自己被激发起来的好奇心,维克托审视地看着房间中的人:“他叫什么名字?”


 


“胜生勇利,17岁,炎煌中央军校指挥系学员,同时辅修机甲驾驶。”一旁作为记录者的考官报上了少年的基本信息:“机甲驾驶的成绩并不理想,不过这不妨碍他成为这门课程中最拔尖的几名学生之一,最具欺诈性的学员。”


 


“欺诈?”


 


“是的,反审讯科目的理想状态是欺骗一切,审讯者、精神力者、思维共享者、机器。其他文明的审讯方式在主观上并不是那么难以欺骗,不过欺骗仪器的话,在审讯设备整体更新换代之后,现有学员中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可以做到。”


 


“欺骗仪器?你是说,欺骗号称辨识率百分之百的脑电波监控仪?”维克托惊讶地转头看着摆在最里面的那台正在闪动着信号的仪器。


 


“是的。”


 


维克托挑起了眉梢:“塔吉克少校,不知道你是否介意接下来的审讯由我来接手。”


 


一身白衣的男人打量了身边的青年几秒后,应允地点了头:“当然不,请便。”


 


“少校,监控仪表明胜生勇利的神智已经达到审问水平线。”工作人员适时递上了可以开始的讯息。


 


“那么接下来就看您的了,尼基福罗夫中校。”


 


……


 


熟悉的剧烈疼痛如同潮水一般从身体各处缓缓退去,勇利半睁着双眼咳嗽了几声,用来缓解声嘶力竭的嘶吼之后几乎快要断掉的喉咙。喘息虚弱的少年努力支撑着精神让它不要被那份罗姆兰信息素发作后必然经历的疲惫所击垮,经历了多次测验的他明白,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关系到他今年是否会有除了机甲操纵课以外挂科的课程。


 


军靴厚底敲击地面的声音逐渐接近,下颌被戴着皮质手套的手指挑起,药物作用下极为模糊不清的视野让勇利不得不下意识地眯起双眼,用来看清自己的审讯者是谁,然而昏暗的灯光与加大计量的罗姆兰信息素的作用下,他只能勉强看清眼前那抹混沌的银白色。


 


看来有人用军装混搭了一个工作人员的白帽子。勇利混沌的思维有些不着边际地想着。


 


“那么让我来看看,坚强不屈的少尉先生现在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可以提供。”


 


审讯者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些刻意压低后所产生的沙哑,这个声音不属于勇利所熟悉的任何一个负责审讯教学或者审讯考试的教官,但是那略微有点上挑的尾音却又和记忆中最深刻的那个声音有了微不可查的重合。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将联邦战神所有的影像资料看过上百遍的勇利觉得,那个审讯者的声音在某个瞬间,真的与维克托有着极为相似的地方。


 


然而这并不可能,哪怕维克托现在正呆在炎煌中央军校进修指挥。


 


别傻了胜生勇利,联邦的战神怎么可能会来参加这种毫无乐趣可言的考试课程。在心中否定了那抹微小期盼的勇利本能地扯出一个苦笑。


 


打起精神来,考官可不会只把审讯当做考试,现在这是你的战场,胜生勇利。


 


“我、我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你们的。”少年断断续续的声音夹杂着清晰的疲惫:“我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机甲兵。”


 


喔,随处可见?机甲兵?像个骚扰青少年的花花公子一样挑着黑发少年下颌的维克托眨着眼,下意识地回想到刚刚在外面所听到的对这名少年的夸赞。


 


指挥系真是不好懂。


 


“看来少尉先生还真是喜欢罗姆兰信息素流过全身的感觉啊。”银发青年刻意地用另一只手拂过刚刚注射了信息素的位置。


 


“不!不要!请别!”勇利虚弱地瑟缩喘息着,语气急促而卑微甚至于还带着点哭腔的请求着:“我真的、真的不知道……”


 


如果这不是真正反应的话,维克托真想夸奖这名少年的演技:“那么我们换一种玩法。”


 


第一次搞审讯的维克托中校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一个有着旺盛虐待癖的变态。


 


“我来问,你来答。如何?”


 


勇利沉默下来,他的脸上带上了一丝迟疑。


 


“我……”


 


“我们还缺一个罗姆兰信息素计量测验的试验品。”


 


……


 


“他看起来像一个浸淫了十多年审讯的老油条。”负责审讯考试的塔吉克少校对着身边的老者评价道。


 


雅科夫长官面色不虞:“希望他能把注意力都放在指挥的进修上。”


 


……


 


“不不!不……请。”黑发少年看起来屈服了。


 


“非常识时务的选择。”维克托松开了勇利的下颌,赞许地做出了鼓掌的样子:“名字。”


 


“胜生勇利。”


 


“性别。”


 


“……男。”虽然知道这是例行,但是勇利仍旧十分介意这样没有营养的问题。


 


“职务。”


 


“近轨第三十七防卫舰队、预备役,机甲兵。同时也是…联邦军情局信息处理中心……情报员。”勇利略微垂头,不连贯地回道。


 


维克托转头看向了监视镜的方向,站在外面的塔吉克用手在镜面上一抹,单向镜面立刻露出了一部分外面的景物,他看着里面的银发青年缓缓地摇了摇头。


 


摇头,代表机器没有反应。


 


真话。


 


炎煌中央军校的指挥系未毕业学员,怎么可能进入现役军事情报机构?银发青年终于露出了兴致盎然的笑容,眼前的这名黑发少年真的是要比想象中的有趣太多。


 


“据我所知,联邦的顶级军事学府一共有三所。”维克托压低了身体,让自己可以直视对方那双仍旧无法聚焦显得十分涣散的红棕色瞳仁:“你毕业于哪里?少尉先生?”


 


“乔瑟兰空航学院。”


 


审讯室外的仪器发出了代表着谎言的提示音,塔吉克抬手在镜面上敲击了一下,在室内监视镜所处的位置上浮现出了白色的谎言单词。


 


越来越进入状态的维克托伸出手,掐住了勇利的面颊两侧:“看来胜生少尉对于自己的毕业学院羞于启齿,嗯?用一所二流院校来搪塞可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亲爱的少尉。”


 


……


 


“您可以让尼基福罗夫中校来军情局进修,费尔茨曼将军,我们局长一定会非常欢迎的。”塔吉克目露期待地询问着身边的人。


 


板着脸的雅科夫:“想都别想。”


 


……


 


“重新来,毕业院校?”


 


“……炎煌中央军校。”


 


“乖孩子。”维克托赞许地轻轻拍打着少年的面颊后,收回了自己的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那里进修,是吗?”


 


“不,那是个假、假消息。”勇利不安地动弹着身子:“他不在那里。”


 


维克托稍微停了一会儿,然而审讯室却依旧保持着原样,没有示意没有文字。


 


又是真话。


 


视野模糊得一塌糊涂的勇利看不见,在他面前的联邦战神那双透亮的冰蓝色眸子中正汇聚着浓厚的欣赏。


 


“他在哪儿?”维克托双手撑在束缚着勇利的臂环上,倾身凑近了少年的面容用着蛊惑的语调压低声音道:“告诉我。”


 


察觉到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勇利不适应地后仰着身体:“首、首都星。”


 


几乎是立刻,代表着谎话的示意白字再次出现在了审讯室内。透过后视镜看到的维克托轻笑一声,勇利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肩膀。


 


“嗯哼?首都星?”银发青年将手按在了勇利的头顶:“联邦政府会感谢胜生少尉的忠诚的,我们一样会感谢你为罗姆兰信息素的计量试验所作出的贡献。”


 


被压制着的勇利几乎是瞬间挣扎了起来。


 


“不!不!我说!我说!不要再用罗姆兰信息素了。”黑发少年虚弱地哀求道:“他在巴塞罗那阵线,他真的在那里,请不要再用信息素了,求你。”


 


没有警示,真话。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联邦机甲中校,目前于炎煌中央军校指挥系进修。然而在名为胜生勇利的学员口中,他却出现在了数千个光年之外的巴塞罗那前沿阵线上。


 


在没有报警的情况下,一句话突兀的出现在了警示所在的位置——这个学期的战略指挥模拟试题,巴塞罗那阵线是一个巨大的险境包围圈。


 


直起身体的维克托按着自己的额角,眼含惊叹地看着在座位上几乎缩成团的少年。


 


这表现太惊艳了!


 


没有再逗留,他转过身急匆匆地离开了审讯室。


 


“怎么样?这一届的首席表现如何?”塔吉克看着急急忙忙出来的银发青年,僵硬地笑了起来:“虚实之间引人入套,混淆视听传递错误情报。虽然这孩子有点玻璃心,但是在这方面,我敢说就是尼基福罗夫中校也未必可以超过胜生勇利。”


 


“Amazing。”站回了监视镜前的维克托手抵双唇,语气中满是惊叹:“这就是我想要的……他绝对就是我想要的!”


 


“维恰?”看着青年这副样子,雅科夫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雅科夫!”维克托目光灼灼地看着房间中在他离开后一下子松了劲,差不多快要陷入昏迷状态的胜生勇利:“22岁,如果他在22岁的时候还没有专职或者退出机甲兵现役,我要他来做我的传承者。”


 


“……你说什么?”雅科夫觉得他的听力可能出了问题。


 


“我要启动传承条例。”他说:“他会是我的传承者,我的学生。”


 


“不会有人比他更适合我的要求!”


 


这份心理的运用,这份在指挥上的才华。


 


最重要的是隐藏在那份瑟缩下的坚毅与智慧!


 


机甲驾驶虽然一定程度上依靠天分,但是最主要的还是那份冷静与临危不惧,由这些构筑的本能才是一名机师真正需要的。从刚才的审讯中维克托看得出来,胜生勇利的思维非常清晰,他不知道对方的玻璃心是怎样的概念,但是就他来看,真的不会有人比这名少年更加出色。


 


不会有人更符合他的胃口,在指挥上如此出色的少年同样需要天分。有些事情,只有拥有天分的人才能教导,胜生勇利是这样,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同样如此。


 


“你疯了吗维恰!”雅科夫几乎是抓狂地看着任性的某位联邦战神:“他现在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机甲系学生!他根本不适合驾驶机甲!”


 


“那只能代表现在。”维克托坚定地看着自己的老教官:“在未来,他会成为新的联邦英雄!”


 


“我有预感,雅科夫。”


 


银发青年的笑容中夹在这跃跃欲试的挑战之意与无可动摇的自信中。


 


“勇利他绝对不会让我失望。”






FIN.




===========================


经过这么多天之后,我总算是想起来把之前约定好的番外放出来_(:з」∠)_


罪过罪过。

评论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