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维勇】我的宝贝好像真的是个天使 01

咪呜:


  • 最近看了好多翅膀勇利,于是开了个脑洞,梗来自推上的tag


  • 勇利真·天使


  • 我可能转型成了相声演员


  • OOC还没从火星回来



 


01


维克托总是热衷于给勇利制造惊喜,青年惊讶时微微瞪眼张嘴的表情萌得他想去撞墙。在发现罪魁祸首是维克托之后,勇利又会无奈地笑,嘴上说着“维克托吓死我了。”面上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染着羞涩的绯红。


所以维克托常常在各种场合下赞美勇利就像个天使一样。


然后今天他发现,勇利他...还真是个...天使。


 


02


雅科夫给他的学生们开了个总结会,议程还未过半,最让他头疼的那位就找了个借口从房间里逃出去看望他留在冰场上的学生。


维克托从门口探出头,发现勇利正在偷偷练习维克托本赛季的节目,他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四周挑后,似乎忘记了接下来的动作,停止了脚步。


维克托悄悄上冰,以短道速滑的气势冲到他背后,一把将勇利举了起来。


讲老实话,勇利虽然表面上还挺瘦的,但他……身上都是肌肉啊。


就算身为战斗民族要随便举起一个成年男子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维克托的手臂抖了一下,骤然的失重感让勇利一惊,等他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自动作出了反应。


 


洁白的翅膀在勇利身后轻轻煽动着,带起了阵阵微凉的风拂过维克托的发梢。


如果谁有幸看到了此刻的情景,英俊的银发男士托起长着翅膀的童颜天使简直就如同画卷一般美好。


没人有幸,他们都在开总结会。


 


03


维克托当时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肌肉,但突如其来的轻松感也着实令他紧张了一瞬,以为勇利摔了下去。


事实证明并没有,勇利保持着被他托起的动作,美丽的翅膀铺展开来,泛着柔和的圣光。


只在幻想世界中出现过的美丽生物就这样被他举在半空,维克托都忘了手上要施力,就这样顺着勇利降落在冰面上。


然后,青年蹲下身,把整张脸埋在了膝盖间,用翅膀包住了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维克托发现了啊啊啊啊啊啊!


 


胜生勇利,230岁,一个随处可见的见习天使……


个鬼啦,大街上哪里能随便看到鸟人飞来飞去啊?


 


04


“勇……勇利,你……”维克托眨了眨眼,伸手摸上环绕勇利的羽毛,温暖柔软的触感告诉他这并非是他的臆想。


“对,对不起,维克托,我回头会好好和你说明的!”勇利突然站了起来,扑扇着翅膀慌不择路地往玻璃窗冲过去。


“勇利!”维克托还没来得及唤住他,勇利就一头撞上了玻璃,“……冰场的窗没开。”


 


维克托又一次展现了他短道速滑的实力。


勇利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不愿意抬头,维克托好不容易连哄带骗地让对方愿意直视自己,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一点。


除了有点红痕外,就是那条鼻血比较碍眼。


他用被翅膀撑破的衣服给勇利擦了擦脸,拉住他的手,“勇利,先把翅膀收收,我们回去谈。”


勇利揉着鼻子站了起来,恰好此时开完会的大家回到冰场,只见维克托扶着勇利的上臂,背对着他们的亚洲青年裸露着上半身,维克托手上那团布料明显就是勇利早上穿来的那件训练服。


 


哦~~~~大家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眼。


还说没交往,都在冰场做这种事了。


 


考虑到雅科夫教练的年纪和心脏,格奥尔基阻止了他与众人汇合的动作,直到勇利穿上外套。


 


05


明亮的房间里两人面对面站着,维克托也不急着询问,只是让勇利脱了上衣,把翅膀放了出来。


勇利小指相贴,双手遮住了半张脸,唯独露出两个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向他。


维克托努力咽了几下口水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抚摸着纯洁无垢的羽毛,顺着骨骼的形状划过


顶端折弯处,停留在尖端的翎羽上来回滑动。


勇利抖了抖,眼睛眨巴眨巴侧身躲了一下。


“真的有感觉吗?”维克托饶有兴致地问道,在勇利点头后绕到他背后再次伸手,直接摸上了翅膀根部与背脊相连的地方。


“不……!”勇利的背一下挺直,逃到对面的沙发上缩了起来。


维克托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他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在勇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清了清喉咙,“咳,勇利,说一下你的情况吧?”


 


“如你所见,我是个天使……见习的。”


勇利把翅膀收了起来,环住膝盖窝在沙发里,整个人几乎要陷进去,“我的转正任务对象就是你,维克托。”


“嗯?那勇利是要为我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勇利顿了下,其实他自己对这个任务也暂时没什么头绪,“可能是满足你的心愿,或者其他什么……”


维克托双腿交叠,撑着脑袋笑道,“任务应该是有时间限制的吧?”


“是的。”勇利点点头,“不过,时间还很充裕。”


“为什么勇利不一开始就告诉我呢?这样可以省很多事吧?”


“如果那样会吓到维克托的吧!”勇利摆摆手,找了个借口。


他才不会说是由于每天和维克托相处得太过愉快,导致他根本就忘记了还有这一茬。


 


维克托默认了他的说法,虽然他自个认为肯定是惊喜大过惊吓。


“别担心,我会帮助勇利的,我们可以慢慢试。比如……我现在就有一个心愿。”


“诶?真的吗?”青年一下抬起头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维克托的心愿是什么?”


维克托点着自己的唇笑得得意,“亲我一下。”


 


tbc.


 —————————————————————————————— 




老毛子套路深啊……


 


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新晋段子手


你们也可以叫我讲相声的


从05之后我满脑子都是翅尖,翅根,中翅


 


开坑好开心哦【被打】



评论

热度(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