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喻黄]三日漂泊

三步知遥:

哎 什么是爱情


------------


 


假如你我尚有交集的时间线,只剩下三天。


 


0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黄少天了。


 


喻文州自从退役后,就被冯主席招到联盟总部工作,确是实打实地被器重,冯宪君没少拍着他的肩夸他是个稳重精干的人才,适合在联盟发光发热,为社会主义全联盟的大和谐做出巨大贡献。


这天照例视察下属部门工作时,冯宪君却有意无意的提到一个人。


“挑来挑去还得说文州是个好苗子,”老主席嘛,都喜欢这类不仅办事稳妥,脑子又不能死板的好同志,二者缺一不可,缺一便也无法在他们眼里里成什么大器,“不像当年你们队的那个黄少天,太聒噪!难成事!”


“我哪有少天脑子里的好点子多......”喻文州报以礼貌适度的微笑,喊他名字的方式似往前一样,除却姓只唤名,亲密又熟稔。


话说出口,嘴角却有些僵硬生疏——他太久没有说过这两个字,一时间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冲得嘴角眉梢都带了些难以言说的愬苦酸涩。


 


太多言表无名的爱意,在心底深处沉淀多年,凝远至需要别人的提起,他才能在一瞬间犹如触电般地重新意识到,他还是那么爱他。


 


例行上班族各项事宜的这一年,喻文州在联盟总部混得风生水起,无论是人际交往亦或是业务能力,都算得上出类拔萃,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也算是如鱼得水,升职加薪年终奖,一路飘忽又切实。


喻文州的父母从早年间就已定居国外,G市作为他从小生根发张的故乡,已然有快整整两年没再踏入了。


起初刚到B市的时候,黄少天还经常和他互发微信,聊聊八卦日常,插科打诨逗闷子,就像往常他们保持了十多年的那样,亲密中带着心照不宣的淡淡疏离。之后随着喻文州的工作越来越忙,总部任务越来越繁重,他们之间本就短浅的交流也随着忙碌的借口顺理成章淹没切断了。


喻文州拿起手机,随手翻了翻微信的聊天记录,黄少天的对话框早已被各种工作交流文件压到了底,隔着屏幕沿着输入框长起了一人多高的枯黄野草,不禁让他一时间有些莫名的心虚窘迫,手指攸然脱离大脑理智的控制,飞快的打出字顺手按下了发送键。


“在忙什么?”


一般问别人在干什么的时候,潜台词几乎就相当于是“想你了”。想到这套在网上广为流传多年的社交理论,喻文州不禁捏着手机打了个寒颤——太过客套肉麻了,这不是他们之间该有的交流方式。


黄少天那边似乎也没闲着,一直到快下班的时候,喻文州才收到了他的一句回复。


“死线将至,在赶稿,有什么事吗队长?”


寥寥几个词,没有很明显的“一贯黄少天风格”,任务繁重程度可想而知。喻文州指尖无意识地轻轻摩挲着屏幕上对话框里的“队长”那两个字,仅仅是看着生冷僵硬的文字,喻文州的耳边脑海却像条件反射似的,浮现着那人清亮的嗓音,和喊他队长时微微勾起嘴角带起的虎牙尖儿。


“少天......”


喻文州在心里轻轻地附和,这么多年了,这两个称呼和他们的名字一样,似他们的账号卡一样,如影随形,片刻难离。就算被繁复冗杂的事实强行割据脱离,时过境迁,还是一样熟悉的暖意融融,心底泛甜。


“少天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了年假,想着回家看看。”


喻文州思忖了片刻才慢悠悠地回复,小心翼翼又措辞谨慎,生怕越了什么恪守多年的红线。


他没有立刻退出聊天界面,眼睛直直地盯着对话框,自知毫无意义,却又控制不住的干等着,没有来由的心痒难耐。


这次屏幕那端的动静来得很快,看着那串“对方正在输入......”,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等待呼之欲出的文字泡。


反反复复,“对方正在输入......”消失出现了几次,屏幕那端又安静了下来,又过了好一会,那朵早该弹出的文字泡才姗姗来迟。


 


“回来吧,我都有时间。”


言简意赅,简洁明了。黄少天的新风格,第一次没有喻文州陪伴的新打法。


 


黄少天从出道前就爱写东西,喻文州私下也没少看过他的文章。他热衷于小小说和散文,前者遣词造句实在算不上华丽优美,但结尾处却总能出人意料,说白了就是让人心里猝不及防地“咯噔”一下。而后者,说是散文,实则就是他篇幅异于常人的日记罢了。


退役后黄少天没走职业选手喜做主播怒卖肉松饼的老路,转而一个猛子,扎进了宽广无垠的文学世界。


这一个猛子扎出了轩然大波,不久前黄少天新书发售的那一天,从前的老队友老对手纷纷排起了久违的队形。


 


方锐V: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黄二郎;写书出书赶得忙,一表人才深处藏;要问后事怎么样,买了书我给你说端详//叶修V:嚯,别带是出了本新少天字典吧!//魏琛V:都是老夫给他埋下了深深的文学种子//苏沐橙V:号外号外!黄少天闷声出大书,我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黄少天V:积累沉淀了许多年,终于出了这本个人文集,新书宣传,详见长微博,大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图片链接


 


杜明V:活久见,队长发了长微博,黄少走向了文学道路...//方明华V:吓得我尿布都掉了//孙翔V:不是吧??//江波涛:真 活久见,队长说得很详尽了,祝黄少大麦吧//周泽楷V:可怕 图片链接//黄少天V:积累沉淀了许多年,终于出了这本个人文集,新书宣传,详见长微博,大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图片链接


 


徐景熙V:吓得我赶紧奶了自己一口@喻文州V //李远V:这......@喻文州V //宋晓V:天塌了只能我顶着@喻文州V //卢瀚文V:天要下雨黄少要?@喻文州V //郑轩V:压力珠穆朗玛峰大@喻文州V //黄少天V:积累沉淀了许多年,终于出了这本个人文集,新书宣传,详见长微博,大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图片链接


 


那日喻文州加班晚了些,回到家打开微博跳出来的几万条@吓得他一阵恍惚,饶有人气回升至当打之年的势头。喻文州煞有些疲惫地按了按额角,依稀记着黄少天和他说过这么个出书的计划,那天似是忙到深夜,回复的消息一拖再拖,结果就搁置了下来。新潮接旧浪,他们那一代选手的辉煌几乎已然成为了永恒的过去,上一次这帮人像现下这样其乐融融的按战队排着队转发微博大概还是某国际连锁餐饮公司,大手笔请全联盟热门战队做代言的时候,情景遥远又模糊。


 


B市到G市的距离通过航班缩短成三个多小时的具体数字,理性而唬人,粗略的看起来并不算远。但两年间,喻文州却从未能抽出这三个多小时勇气,看看家,也看看他。


“文州!这边!”


他们都是年将而立的人了,并不存在一两年不见,突然发现对方“长高了”“长开了”这类浅显表面的生理变化。尤其是黄少天这类人,骨子里带着的少年气,潮牌新款一个没落下,挥手说话间还是满满的孩子气,一如往常。


“喻总日理万机,忙得家都不回。”黄少天顺手接过了喻文州臂弯搭挂着的薄外套,企图结果拉杆箱的时候被喻文州后退了两步躲过了,“G市的迷妹们怕是要变成夏雨荷。”


“我自己提就好,”许是他太耀眼了,喻文州眯着眼睛打量眼前的人。不知是因为他在首都呆的久了,还是因为黄少天在家乡总不出去,喻文州总是隐隐的觉得黄少天的普通话愈发有退步的趋势。


“不和我说欢迎回家吗?”喻文州弯了弯弧度好看的眼睛,冲对面的人伸开双臂。


可能是惯用沐浴露的原因,凑近了黄少天周身还是泛着那股子熟悉的奶香,不禁让喻文州闭了闭气,企图把这份熟悉的味道弥留得更久一些,而不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普通拥抱。


熟悉的味道让他心下一阵切合实际的安稳,回家的感觉终于渐渐真实起来。


 


“文州,欢迎回家。”眼前人的笑容在在夕阳下被镀了一层金色,金啊黄啊,这等耀眼的颜色果然还是最适合他的。


但这个拥抱啊,于你于我,都无异于饮鸩止渴,是迷人摄魂的毒。


 


喻文州人生中每个最柔软的时刻,似乎全都献给了黄少天。


你看他,快三十了,还是像个蹦蹦跳跳坐不住站不稳的疯孩子,黄少天这个人就像上帝擩到他心尖儿的小奶猫,以他心房做窝,盘踞于此占领山头,成了他心里的恶魔与山大王。凡事涉及他,喻文州就没办法垂下眼角,甜蜜苦涩,是块含在嘴里甜涩自知的咖啡糖。


喻文州也不是个糊涂人,他更知道黄少天并不是在谁面前都像个孩子,他有锋利尖锐的一面,只不过面向他的时候,尖利的锐角变成了圆滑甜腻的果冻,锋芒尽收,躲在他心里舔自己脖颈下细软的绒毛。


 


这种状态维持了太多年,心照不宣的恪守着最后的防线。爱情最怕的不过是时间与距离,但两年两千多公里,偏偏又这么熬过了。


 


真是残忍


 


1 第一天


前一阵子喻文州为了凑年假,赶前赶后忙得紧凑集中。黄少天十分熨帖地放好洗澡水,亲手叫了广餐外卖,喻文州心安理得享受间却还是克制不住地疲惫乏累,只念来日方长,便早早去客房睡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睡眼朦胧间只觉床头旁蹲着一个小孩,喻文州只当是太累做了鬼压床般莫须有的噩梦,心里一边默念着“九天应元雷普化天尊”,一边极力睁眼企图从这般梦魇中挣脱出来。


“你总算醒啦?”那小孩在夜色中翻了个白眼,伸手扭亮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饶喻文州不是个封建迷信的人,也被眼前“梦”的真实程度惊了一阵——那个孩子,正是年少时的黄少天。


“我知道你惊讶,你是不是以为你做梦呢?”


“黄少天”说话了,声音带着变声期前最后的奶声奶气,和当年印象中的语气语调如出一辙。


“时间线乱了,”少年冲着喻文州无奈地摊手,“坏了,崩塌了。”


“我从我的时间线被揪到了你这里,喂你不要像看鬼一样看着我......”少年被喻文州凝视得有些没底气,“吊......吊车尾......”


“我的少天呢?”喻文州表情语调都很温和,字里行间却无形的透露出一种坚定如山的威严。


“靠谁是你的......哦,你说他吗?另一个我?”少年挠了挠头,手里尽力地比划着,“他不知道被传到了哪个时间线,最好的结果,明天早上,一切恢复正常。”


“最坏呢......我就只能在这呆一辈子,同样的,他也回不来了。”


喻文州不禁暗暗伸手掐了自己一把,还挺疼。


他看着少年的眼睛,还是亮晶晶的琥珀色,说话间控制不住的神采飞扬,一模一样。


但他也知道,这不是他的少天。


更可怕的是,他也许会就此失去他,在该说的话还都未储备足勇气开口的时候。


 


说话间,天色已然蒙蒙亮。


“要吃早餐吗?”喻文州低垂着眉眼问他,语气动作都带着冷淡疏离。


“哦豁,穿个越吊车尾还会做早餐了,话说咱俩到了你这个年纪关系还是这么差吗啧啧啧,看来注定是一辈子......”


“那你吃不吃?”听着耳边熟悉又早已遥远陌生的聒噪,喻文州皱了皱眉,心境竟也跟着浮躁到了多年前去。


“吃......”少年偏过头,没有底气的发出一个轻小的气声。


 


竹编笼屉里摆着冒热气的甜软奶黄包,瓷白的碟子里热了昨天剩下的凤爪。喻文州想了想,把已经拿出来的甜粥换成了有利于青少年成长的特浓牛奶。


“几年后我是不是一米八多了?”少年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却丝毫不耽误连珠炮似的话语,“而且你还没回答我,都三十多了咱俩关系还那么差吗?”


“和你不熟,而且我还没到三十岁谢谢。”喻文州敲了敲少年的头顶,伸手把热好的牛奶递给他,“我和我的少天关系当然好。”


“不过其他的还是要靠你自己去经历。”


“你的少天?好吧好吧,虽然我知道不是说我,但想想还是一身鸡皮疙瘩!”少年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牛奶,伸手指了指嘴角一块细小的淤青,“这是那边的你打的!你看看你看看,我真不信以后关系能变好......”


又是厕所约架的黑历史,喻文州眼疾手快的给对面的少年塞了颗虾饺堵住话头,嘴角却因为某些回忆慢慢上扬。


 


“其他的还是要靠你自己去经历”看来这句话对少年很受用,把这房子跑遍了却还是压抑了好奇心,说什么都不进黄少天的卧室和书房,宁可晃着一双腿百无聊赖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而喻文州这边,搜遍了全网,也只找到了几篇老旧的穿越小说,更别说学术上的知识和恢复方法。


谅他再沉得住气,此刻也不禁一阵阵烦躁焦急。喻文州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更替关键词搜索翻找,却依旧无果。


“诶,那个......文绉绉?”任何一个时间线的黄少天都保持了细腻敏感的心思,似是有意无意间觉察到了喻文州这边的低气压,少年小跑着过来,坐在他旁边企图搭话。


“希望你能快些记住,我叫喻文州。”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好了好了应该背下来了。”少年转着眼珠子把这个名字反反复复念了三遍,语气中带着少年人特有的不耐烦,“那能给我讲讲,这边的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


喻文州突然间有些语塞。


关于黄少天的所有,他表面的,内里的;他的小癖好,他的小脾气;他平日里的点点滴滴,他说过的一字一句,都在这一刹那间轰鸣着涌上心头,不知从何讲起。


“他很好。”喻文州偏过头去,对上少年满是期待的眼神,“不会有人比他更好。”


少年双手抱着膝盖,他吸了吸鼻子垂下双眼,“哦......你们这么好吗......听起来gay里gay气的。”


 


夜深了,喻文州理所应当的失眠了,他望着窗外皎洁的月色一阵出神。


明明已经快两年不见,但在这没有他的十几个小时里,喻文州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唤作“绝望”的情绪。


无关时间确切具体的长短,而是他开始为曾经犹豫的拖延感到后悔——也许就再也无法相见,相遇好似一阵风,离去亦寻不到半点痕迹。


门咔哒响了一声,少年先是探了个头出来,对上了旖旎月光下喻文州清明的眼睛,他愣了愣,又蹑手蹑脚地小跑进门。


少年一声不吭地钻到被子里,和喻文州望着一样的月色出神。


“老喻,你说我如果真的回不去了,我的荣耀生涯是不是就此结束了?”


 


喻文州被他问的有些发愣,按年龄算,身旁的人不过是刚进训练营没多久的小小少年,以天才少年之名身负蓝雨,直指荣耀。而他们不一样,他和黄少天已然走过自己荣耀职业生涯的暮年,另开启一段新的人生,不复回顾。


“不会的,你会回到自己的人生,他也会回到我身边。”


这句安慰有些无理无证据,不过是套安慰少年也安慰自己没什么底气的说辞。


“哦,我也这么觉得。天哥信什么成什么,不会错的。”少年微微闭上了双眼,把自己的半张脸都埋进被子里,闷声闷气的小声说话,“老喻,你的衣角借我抓一下,突然有些害怕。”


喻文州对着那声“老喻”叹了口气,这样的称呼让他没来由的觉得身旁的少年很像他和黄少天从石头缝里跳出头的私生子。


“睡吧,如果一觉醒来恢复正常,帮我转告你那边的......吊车尾,让他无论何事,务必要更有勇气一些。”


 


喻文州在黑暗中,握住少年瘦长却柔软的手,慢慢闭上了眼睛。


 


2 第二天


现在的情况有些尴尬,一觉醒来,身边的少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比他大一号的黄少天,二十出头那时候的样子,身上还穿着蓝雨几年前的那款队服,双眸紧闭睡的正香。


在喻文州绞尽脑汁思索该怎么给这位20左右的黄少天解释现下的一切时,身旁的小祖宗猝不及防的惊醒了,反应很激烈,还卷走了整床被子。


“队队队队队队长!咱们两个怎么会睡在一起?还有这里是哪?昨天庆功宴我喝多了然后然后......”


就像所有狗血偶像剧一样,那位一下弹到八丈远的黄少天非常惊恐而快速地检查了一下自己被子下的衣服裤子是否完全。


“队长我还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他脸颊憋的通红,头发乱糟糟的,眼角还带着宿醉的绯红,“你怎么长细纹了......”


得,这下是家庭伦理剧了。


喻文州挑了挑眉,一五一十的把整件事情告诉了他。


 


.................


本世纪最大黄少天沉默事件


“那也就是说,你不是我的队长?”他整理了一下思绪,而后抛出第一个问题。


“不是。”喻文州耸了耸肩。


“我这个人比较直接,”他挠了挠脑后的头发,显得有些窘迫羞涩,“我能问你一个对于现在来说不是很紧迫,但我一定要知道的问题吗?”


“喜欢。”


“你怎么知道......”


无论哪个世界的喻文州,都会喜欢黄少天。


 


对面人的脸又是一阵透红,一路连累到了耳根,“能给我讲讲你们的事吗?”他有些羞赧的不自在,目光对比昨天的那个少年闪闪躲躲,果然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总会变得不似从前坦荡。


“其实不只是喜欢了吧,过了这么多年喜欢早就变成了爱。”喻文州缓缓起身,收过被揉成一团乱的被子叠好。


“但人往往总是在‘喜欢’的情绪下才是冲劲最足的,”他看着对面二十岁的黄少天心下一阵感慨,“拖得太久,喜欢变成爱,就像我们俩,被这个字蒙蔽了这么多年,胆小又矛盾。”


“终于在他可能再也不能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才第一次有了破釜沉舟的勇气。导致讲起我们之间的事,我只能以抱歉来形容。”


“实在是,错过太多年了。”


 


这天夜里入睡的时候,喻文州的心情相较昨夜放松了许多,只是想起他的少天现在不知道和哪个自己在一起,竟有些小小的吃味。


大不了就是一直等下去,因为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彼此,等也是不怕的。


 


“我回去就和他告白,死也不要和文州分开了。”


二十岁的黄少天还有机会借着这股喜欢的冲劲儿,抛却所有莫须有的顾虑和弯弯绕绕,一路直上。


这让喻文州不禁有些羡慕那边的自己。


 


3 第三天


这一天没有黄少天。


 


找遍了整个屋子,也没能寻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此前喻文州做足了心理准备,打开房门迎接他的,可能是不惑之年的中年人,或是牙牙学语的小少天,还可能是耄耋之年的老人......种种万千不同世界线的黄少天,他都会用心去接纳,去陪伴,直到等到他真正的少天回到身边。


但他忽略了一种情况——黄少天也会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


生老病死乃世间常态,眼下的时间线,显然黄少天已经不存在了。


俨然和异地相隔的情绪相差太多,曾几何时,就算个了两千多公里的距离,喻文州心下依旧是慢慢的运筹帷幄,他总是有自信黄少天会和他互相等待,相互拖延,哪怕是拉扯一辈子。


他曾经幻想过太多太多和他在一起时或温馨或热烈的画面,当然也包括夕阳下的执手相望。可是到头来这股相互拖延纠葛的情绪,在现下肃然已经成为割裂心脏最尖锐锋利的器物。


喻文州更进一层地认识到,曾经的他们愚蠢透顶。


心安理得地把一切都归咎于现实的残酷。


现实确实是残酷的,但在真切的失去面前,一切都不如曾经的拥有更为弥足珍贵。


 


这十几个小时,可以算是喻文州人生目前为止最为难熬的时光,只觉周遭的氧气与一切涉及感官的部分都被全然抽离,牵带肢体言语也变得僵瑟混沌。只有记忆还是清晰真切的,关于他的一切全部都那么实际鲜活,却又只能局限于回忆中,失去的现实让他动弹不得。


 


去他妈的现实吧,喻文州第一次有些情绪崩溃,他只想他的少天可以赶快回来。


 


尾声


喻文州在一阵门锁响动中清醒过来,他几乎整夜没有合眼,过去与未来一段一段,千丝万缕地缠绕住他的思绪,不透缝隙地包裹了一层又一层。


他三步并为两步,打开了卧室的房门,视线聚焦于门外同样气喘吁吁的人——他的脸上也写满了疲惫与急切,面色带着奔跑过后的浅淡潮红。


他对上了他的眼睛,实现交错间像是长途飞行过后归巢的倦鸟,终是找到了沉缅已久的归处。


 


“哇文州!!”


黄少天满脸委屈的扑进喻文州怀里,像是离家在外成功赶跑恶犬的小兽,退去摆弄于外人看的骄傲,露出伤口以寻求安慰。


还是那一股子熟悉的奶香味儿,喻文州没忍住,侧过头亲了他的耳朵,并十分荣幸地欣赏到了新晋作家大大粉白的耳朵,一下子从耳根红到了耳尖。


“少天,欢迎回家。”喻文州手臂又收紧了一分,“欢迎回到我身边。”


 


 


小剧场


喻:你穿去了几条鱼身边?


黄:好多好多,清蒸的红烧的烤的炸的......


喻:那你怎么知道这一次就是我


黄: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End


 




是漂离你仅此三日,恍若隔世


是轰轰烈烈过后,一切关于你的淡然日常


 



评论

热度(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