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All叶】保鲜期恋爱 -13A-

镂空不明:

*娱乐圈架空,老叶模特设定。


*传送门:12  11  10  09  08  07  06  05   04   03  02  01


*全员职业不同,但是我们的宗旨还是谈恋爱!求评论求红心蓝手QAQ


*另外做个说明,因为我之前每3K多字码起来比较容易犯懒效率很低,所以我现在把每一章分成AB两半,一半大概2K字左右,我写起来会方便一点,一章也比原来多1K多字,先试用一下,不好的话我再换回去(。)


*可以订阅Tag喔









13-A-










[你愿意去往何方?你知道我会给你怎样的回答。]












“你想干嘛?老头子找你了?”








夏天的夜里天黑得晚,叶修和王杰希吃完晚餐再商谈了一番,时钟已经指向了八点,而叶修打给叶秋电话被对方接起的时候,叶秋在公司加班。








或是身为同胞兄弟,两个人的一些习惯即使是在叶修离家出走之后就没有再互相影响过,竟然也出奇地相似,就好比在一些事上总是会锱铢必较,细枝末节也不放过这一点就是如出一辙。








这些年叶秋时常联系叶修,帮着叶修在自家老头子和老妈面前遮掩遮掩,不过叶修很少主动找叶秋;对于自己这个哥哥,叶秋只能说是毫无办法。血浓于水,一母同胞的纽带注定将两个人一辈子都绑在一起,叶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小时候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叶修虽然偶有挖苦,说话不太让人爽利,对他的维护也是独一的。要是真说有什么他怀恨在心的事,最大的莫过于叶修十五岁那年偷走了他要离家出走精心准备好的行李。








现在叶家的担子全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偶尔业务多到透顶,忙得人晨昏不分的时候想要抱怨几句,还只能隔着国界的距离再对着屏幕上时装周里的自家老哥心里骂一骂,和叶修联系的时候对方还总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刚开始工作的那一两年叶秋听到这些话也有种想要置换人生的冲动,但随着阅历渐长,年岁的流逝,叶秋也知道模特这个行业背后的辛苦,更何况他的混账哥哥更是那种不会把自己辛苦的方面说给别人乞求同情的人。








这回叶修特意给他拨了电话,叶秋特意翻了翻日历,以为是有什么节日或是老头子打电话来责难,需要他帮忙打掩护了;不过把这一个月的每一天都扫了一遍,他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节日。








叶修的眼睛转了转,看到外卖里的不知出于何原因赠送的一小盘辣椒酱,拿起勺子就生吞了一勺,辛辣的刺激顺着喉管蔓延,一瞬间叶修就被呛咳起来,声音也被烧得嘶哑,听起来极度虚弱:“我大概今天要住院......"








“什么!你在医院?哪家医院?算了你别说话了你开个GPS我自己查,记得按铃叫医生听见没,混账哥哥你怎么这么不关心你自己的身体!”








电话倏忽被挂断,叶修开了个GPS定位就憋不住笑,但是嗓子又实在干痛,只好弯着身子边笑边咳,对着王杰希道:“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傻的人啊,他明天肯定就过来了。对了,忘了给你介绍,我弟弟叶秋,亲生的。我当年没办身份证,偷了他的身份证出来的。”








接着他又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预约了个时间,明天大家在蓝雨的办公楼见面。












叶秋挂了电话心里就一直犯嘀咕,总觉得抑制不住地发慌;听说双生子之间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那这种烧心的感觉会不会是来自于此刻的叶修呢,他越想越糟糕,也不敢再多想,一边在电脑上预订此刻最近的飞机票,一边打电话给助理交接最近的工作,赶了晚班最近的飞机飞到叶修所在的城市。








凌晨的时候飞机降落,他看了看时间不想去打扰叶修,自己在机场候机楼小睡了几个小时,却又因为担忧有种不真实的虚无感,连做的梦都是灰色的。








匆匆吃了个早餐穿着西服就赶到了医院。








早晨八点的时候叶修还在犯迷糊,手机设置的闹铃还未到点,铃声就响起来,他困意朦胧地接通,对面是叶秋冷静又清醒的声音,“混账哥哥,你在哪个房间?”










因为叶修所在的VIP病房的权限,故而在前台是无法查询到的,叶秋赶到附属医院在大厅徘徊了好一会儿,实在没有了办法才下定决心把自己的哥哥吵醒。








叶修嘟囔出一串数字,叶秋毫不废话,立马挂了电话,叶修看着通话结束的页面愣了愣,“有这么着急?”








爬起身,扣好衬衫的纽扣,袖子因为睡觉时的翻动露出底下的绷带——王杰希没有到昨天离开时还是没有为他更换绷带,他现在的胳膊还是那个样子。








他大概知道叶秋今天会过来,但看看现在的时间,对方肯定是赶了晚班飞机才能这么早;叶修的脑子还不太清醒,缓慢地思考着,走廊里响起皮鞋和大理石地板摩擦发出的声音。








VIP病房的房门被人扭开,叶秋几步跨进病房,一眼就看到叶修缠满了整个胳膊的绷带,隐隐约约泛黄的胳膊以及衬衫下蔓延到半边身子的医用白。








“咚”的一声,好似整颗心都掉了下去,叶秋走到叶修床前,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开口,满腔的担忧和莫名的愤怒落到了实处,最终选择了最为激烈的语气,“叶修!你就是这么照顾你自己的?你......你看看你!”








他生气地想要揪起叶修的手,等摸到了所有的力气又归为虚无,像是小心翼翼地捧着,叶修斜了他一眼,对他的语气很是不满“没什么大事,真的,看起来可怕而已,不过没毁容啊。长幼有序,怎么叫你哥哥的,嗯?早饭吃了没?”








叶秋没回答他,生气地瞪了叶修一眼,“你还想毁容?谁做的?”








叶修看叶秋这样子估计是被自己昨晚那出吓到了,再加上王杰希这精湛的恐怖片专用包扎手法,现在有些反应过度,内心叹了口气,只好软了口气道:“不知道......可能是.....嘉世的吧。”








“不过你可别急着轻举妄动啊,我有个忙先需要你帮。你哥又不是圣父,只是为了现在不把事件扩大,影响到别人,得先去处理这件事才可以。”叶修习惯性像小时候安慰叶秋那样揉揉他的头发,又被瞪了一眼,摸着鼻子好声好气道。








“说吧,什么事?你这语气也就只有在求我的时候有过了,亲兄弟明算账,看来我以后要开始业务收费了。”








叶秋看叶修的精神不错,心稍稍回归了几寸原位,无可奈何道。







评论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