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维勇】一个自带弹幕的男人(小短篇一发完)

小池不写BE:

*突然冒出来的脑洞,抑制不住洪荒之力就码出来了。很OOC。




勇利第一次见到维克托真人的时候以为自己眼花了。


那个对着粉丝优雅微笑得像个王子的男人背后怎么突然出现了一堆弹幕?


“维克托好帅啊啊啊啊啊!我要嫁给你!”


“男神看我看我!啊看到我了,我要死了,安详升天”


“偶像我要给你生孩子!一生一大堆!嗷嗷嗷嗷嗷!”


“维克托的表演好棒啊我要窒息了……”


勇利:???


这种好像在视频网站上看偶像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那些大咧咧地在维克托背后和头顶滚动播出的弹幕到底是谁发的?


——不对!为什么我能看到那些弹幕?


胜生勇利怀疑自己在做梦。


然后他看到那个被他奉若神明的男人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笑着对他说:“你也是我的粉丝?谢谢支持哦~”


然后就是一个有点调皮魅力值爆表的wink。


十八岁的、已经是日本花滑界的一颗新星的勇利的脸立刻爆红了。


这时他看到那些以固定速度滚动的弹幕静止了一秒,然后突然爆发了!


无数弹幕像山洪一样瞬间倾泻而出,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飞快地掠过,只能勉强看到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勇利觉得有点头晕。


他知道自己该努力控制住情绪,像没看到任何异常一样走上前去,鼓起勇气对偶像说一声:“维克托你好!我很喜欢你的滑冰,请继续加油!”


但事实是他的脸红得像个熟透的番茄,呆立了一会儿后,突然转身逃走了。


维克托满头问号地看着落荒而逃的小粉丝,手指抚着下唇自语道:“我就这么可怕吗……”


周围的热情粉丝立刻喊了出来:“一点都不可怕!维克托最帅了!”“就是就是!人也很温柔,你是我们的男神!”“最喜欢维克托了!”……


“哈哈,谢谢大家,有你们的支持真是太好了。”俊美的年轻男人露出了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又引来了一连串的尖叫。


他从不吝啬对粉丝的笑容,只是那双蔚蓝色的眼眸深处仍是一片冷静,就像没有谁能打动他,让他的心里泛起一丝涟漪一样。


逃回了自己宿舍的勇利为自己的行为懊恼了好久,明明是能跟维克托说上话的好机会,却白白地被自己浪费了,而且说不定还给他留下了坏的印象——哪有粉丝被偶像搭话转身就逃的!


他抱着被子沮丧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了好几圈,一不小心“咚”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好痛。”


他摸了下有些发麻的后脑勺,龇牙咧嘴地爬了起来,正好看到舍友披集·朱拉暖推门而入。


“哟勇利,今天去看维克托的比赛了吧?感觉怎么样?”热情的泰国人对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一提到维克托勇利的眼睛立刻亮了,兴奋无比地跟好友吹——哦不,是描述了维克托的跳跃有多么厉害,演技有多么精湛,身姿有多么优美,他本人有多么迷人和富有魅力……


  还有,他身后的弹幕有多么诡异。


  “勇利还真是喜欢维克托啊……哎?等等!你说什么?弹幕?”本来还一副“果然如此,又来了”的表情笑着的披集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字眼,不由惊讶地看向了他。


  勇利表情严肃地缓缓地点了下头。


  “你没听错,是弹幕。我不知道是我疯了还是维克托有超能力,反正他在我眼中就是一个自带弹幕的男人。”


  披集呆滞地看着好友愣了半天。


  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勇利你是不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仓鼠小宝贝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在床上直打滚。


  “哎?怎么这样!我可是很认真的!维克托背后真的有弹幕!”


  “我的妈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在披集快笑瘫痪,而勇利快生气起来的时候,丧心病狂的笑声终于渐渐停止了,披集躺在床上直喘气。


  “所以说……你认为你看到的弹幕是粉丝们的心声?”在听了勇利的详细解释后,披集抹着笑出的眼泪无力地说道。


  “嗯,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在维克托身上,不然别人都看得到的话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平静,那就是我的问题了。至于为什么能看到她们的心声……我也不清楚。”勇利困惑地说。


  “这不是很厉害吗!勇利你说不定是觉醒了超能力了!也许很快就能变成超人一样厉害的超能力者了!”披集坐了起来,双眼发光地盯着他。


  “但是我又不想……我只想滑冰啊。”勇利无奈地回他。


  “是吗……你还真是喜欢滑冰啊!”披集又倒了下去,有气无力地说道。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总有一天跟维克托站在同一个冰场上,跟他同台竞技。”


  18岁的胜生勇利握紧了拳头,眼中闪耀着期盼和兴奋的光芒。


  然而事实告诉他,不是所有的梦想都能实现,也不是所有的追寻都能得到回应。


  “合影留念?可以哦。”27岁的维克托笑着对23岁的勇利说道。


  他背后的弹幕没有了,一片干干净净的就像勇利枯竭空白的心灵。


  勇利的眼睛难堪地睁大,然后拉着行李转身离去了。


  此时的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根本无法面对维克托,那个他敬仰和崇拜了十一年的神明。


  自己这个样子,真是……太难看了。


  带着满心的伤痛和苦涩回到家乡长谷津的他面对未来一片迷茫,是继续滑冰,还是就这样放弃了?


  这时,那个总会出人意料的男人就这样出现在了他面前。


  “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然后我会让你在大奖赛决赛上拿到冠军的哦☆”


  勇利呆呆地看着他,这个从温泉中站起,赤裸着全身的男人背后又开始了疯狂的刷屏。


  “哎哎哎?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天呐为什么维克托会在这里?还说要当教练?教练?教练?教练?”


  “嗷嗷嗷嗷嗷男神身材好棒啊啊啊啊啊啊!想舔!”


  “下身被遮住了好可惜!那个喷泉你走开!不要挡住我的男神!”


  勇利整个人都震惊了。


  此时他才发现,原来那些弹幕根本不是什么粉丝的心声,而是他自己的心声!


  ……不过好像也没错,他也是维克托的粉丝嘛!


  23岁的勇利开始为自己奔放得如同脱缰野马的内心感到苦恼,同时为神明大人降临到自己的身边感到了一阵惶恐般的惊喜。


  后来他发现,那些弹幕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的,只会在他情绪波动大的情况下才出现,比如说被维克托挑起下巴握住手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太近了太近了心脏要爆掉了啊!”


  比如说看到维克托为他演示Eros的表演的时候。


  “天呐好帅啊啊啊啊啊啊!作为男性的我都感觉会怀孕一样的Eros!”


  “太撩了……要受不了了!”


  又比如说被维克托抚摸着下唇,两人的距离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用让人耳朵发痒的动听声音说道:“全世界的人都还不知道勇利真正的Eros,那或许是勇利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魅力,希望你能快点告诉我呢。”


  此时的弹幕连颜色都变粉了!


  “维克托……好……好近……”


  “不行了不行了妈妈这个男人他撩我!”


  “你等着吧!我一定会用真正的Eros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而结果就是……维克托最终真的被他迷得不能自拔了。


  24岁的勇利第一次和维克托上床的时候简直不忍直视那些羞耻的弹幕。


  “我的天啊我真的跟维克托上床了?嗷嗷嗷嗷激动得想去楼下跑圈!”


  “来吧维克托!让我们疯狂地做爱吧!”


  “不过……好……大……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QAQ”


  “维克托你吃什么长大的为什么要这么大!就不能缩小点吗!”


  “好吧习惯了之后感觉竟然还有点带感……又痛又爽!”


  “啊!顶到那里了,好爽!维克托再用力点啊啊啊!”


  勇利的脸涨得通红,干脆闭上眼不去看那些羞耻度爆表的弹幕了。


  他感觉很崩溃。


  为什么自己内心能这么狂放啊!


  不过这样次数一多,维克托却不满意了。


  有次在床上,他捧着勇利的脸严肃地说道:“勇利为什么在跟我做爱的时候不睁开眼看着我?是不想看到我的脸吗?”


  “不是!”勇利急忙否认,生怕维克托误会了。“并不是那样的!我只是……觉得害羞而已……”


  维克托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什么啊,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原来是害羞啊,真是可爱。”


  “我怎么可能会讨厌维克托!”勇利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因为每次做爱勇利都一副不想看到我的脸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别人呢……”维克托温柔地笑着,眼中却有几分失落。


  也是呢,谁不想身心交合的时候对方看到的是自己呢。勇利默默地想着,揪紧了身下的床单。


  即使是他也会这样想啊,想好好地看着维克托,看他为自己沉沦的样子……


  但是——


  一想到那些欢快地滚动的弹幕他的脸都要黑了。


  “维克托,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弹幕的秘密告诉了恋人,但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


  维克托听完以后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勇利的表情黯淡了下来,苦笑着说道:“是啊,很荒谬是吧,维克托不相信也是理所应当的,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勇利!”维克托抚摸着他的脸颊,深深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这下轮到勇利惊讶了。


  “维克托你……相信我吗?”


  “是啊,不管勇利说什么,我都会相信的。”他轻笑了一声,把勇利抱进了怀里,抚摸着他的黑发轻柔地安慰着。


  “勇利有没有想过,那些弹幕是因为你总把话憋在心里不对我说才会出现的呢?”


  “哎?是……是这样的吗?”


  “是啊,如果勇利能再坦率一点,把心里的感受都说给我听,说不定弹幕就会不见了呢。”


  “嗯……”


  维克托握着他的肩膀,抵着他的头微笑着说道:“那现在勇利是什么感受呢?说出来试试?”


  勇利脸颊微红,轻声说道:“维克托很厉害。”


  “不对哦,勇利在撒谎。”维克托捏了下他的脸颊,不满地说道。


  竟然被看穿了。


  勇利用余光看着从维克托身边溜过的弹幕,脸变得更红了。


  “我……我好喜欢维克托。”


  “乖孩子。”维克托这才开心地笑了,蹭了下他的额头,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


  “我也好喜欢你啊,勇利。”断断续续地接着吻,维克托柔声说道。


  勇利瞥了一眼激动地加快了速度的弹幕,头上简直要冒烟了。


  “啊啊啊啊啊好喜欢好喜欢维克托!超级喜欢!宇宙第一喜欢!”


  “我们来做爱吧维克托!我要给你生孩子!”


  “我会让你舒服的!来吧维克托!”


  勇利难堪地捂住了脸。


  “勇利?”维克托奇怪地看着他,然后想到了刚才所说的弹幕又了然了,掰开他的手让他看着自己,笑着说道:“你又在想什么了?弹幕说了什么?”


  勇利红着脸不说话。


  “勇利忘记我刚才所说的话了吗?坦率一点,把心里的感受告诉我,我想知道你的一切。”维克托用手抚弄着他柔软的唇,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说吧,勇利,你在想什么?”


  勇利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低下头小声说道:“我……最喜欢维克托了……我们……我们来做爱吧……”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都因为羞耻而颤抖了,耳朵红得不像话,因为低着头所以也没注意到有两条弹幕像雾气一样消散了。


  维克托露出了一个激动和兴奋的大大的笑容,猛地向他扑了过去。


  “好的!我们来做吧!”他欢快地说道。

评论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