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维勇/ABO】我的可爱的Omega竟然不是地球人?!(第二十三章)

小池不写BE:

我妈时不时在我背后走来走去,开车都开得我心惊胆战……ORZ


正文请点这里: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番外小片段1 番外小片段2 番外小片段3 番外小片段4 番外小片段5


第二十三章


勇利看到了一团庞大的雾气,隐隐约约是个高大的怪物的形状,但是由于白雾的遮掩看不清它的面貌。


怪物一把掐住那个男人的脖子,很快他在怪物手中焦黑干枯,最后变成了一堆灰烬。


怪物张开爪子,灰烬随风扬去,然后它向自己走了过来!


勇利听到了自己惊惶的喘息声,但是身体却像僵住一样根本动不了,也喊不出任何声音。


它已经到了面前了!尖锐的爪子向他的脖子伸出——


他猛地睁开了眼,一个惊喜而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他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勇利!你总算醒了!”他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听得勇利的心也随之震颤。


他呆呆地被维克托伏在身上抱了个满怀,银色的发丝滑过他的面颊,梦中的绝望和恐惧都渐渐散去,化作了实实在在的安心。维克托就像一道明亮的光芒一样驱走了所有的黑暗和梦魇,这个怀抱似乎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在这里他什么都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


他缓缓地抬起双手,回抱住了身上人的背。


“维克托……”勉强发出声音后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庆幸自己仍然活着,仍然能感受到他的体温。被维克托拥抱着,能听得到他的声音,感受他的存在,这样平淡得理所当然的小事在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之后竟显得如此幸福。


他的手抓紧了维克托背后的衣服,带着哭音说道:“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维克托简直心疼得要死,吻着他的额头和脸颊,抚摸着他的黑发温柔地安慰他,说道:“没事了,勇利不要怕,一切都没事了,你很安全,有我在呢,谁都伤害不了你,宝贝别怕……”


勇利眼角流出的泪被他轻轻地吻去,然后他扶着勇利坐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轻拍着他的后背柔声轻语着,时不时地亲吻着他。


勇利揪着他的衣服,靠着他的胸膛,心酸和后怕的情绪渐渐地被他低沉动听的嗓音和温柔的安慰驱散了,他扬起头看着那双充满了心疼和柔情的蔚蓝色眼眸,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主动地吻了上去。


“维克托……”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地明白,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了。


维克托的睫毛颤动了一下,然后热情地吻了回去,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勾着他的舌头吸允缠绵着,交换着甜美的津液和彼此炽热的气息,Alpha的信息素悄然释放而出,将受了惊吓的Omega温柔地包围着,就像一个无形的柔软巢穴一般,让勇利感到了无比安心。


鼻间是喜欢的人的气息,唇齿纠缠间感到了对方浓浓的爱意和怜惜,熟悉的信息素让他依恋又心动,内心漾起一阵阵柔和的涟漪。


他们断断续续地深吻了几次,终于结束的时候勇利抱着维克托的腰身,把自己埋在他轻轻起伏的胸膛上,不自觉地蹭了两下。


维克托环抱着他,在他的黑发上亲吻着,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


“维克托,我想洗澡。”勇利在他怀里闷闷地说道,想到被那个男人舔小腿时的滑腻触感,就不禁一阵恶心。


“好,我们去洗。”维克托自然无比地做出了共浴的决定,抱着他向浴室走去。


勇利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动作,搂着他的脖子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当坐在宽大的浴缸被维克托轻柔地搓洗着后背的时候,勇利看着两人交叠的双腿,终于把内心的疑问抛了出来。


“维克托是怎么找到我的?有没有看到别的什么东西?”


维克托的动作停止了一瞬,然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手上的动作。


“你所在的那个宾馆的工作人员先发现你的,然后她报了警,警察确认了你的身份之后按你手机上的联系人通知我的。现场只有你一个人,地上掉落的摄像机的录像显示你是被绑架的,只不过绑架你的那个人不知所踪。”


勇利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你们有没有看到……墙角有一堆黑色的灰?”


“灰?没有啊,除了窗户玻璃碎了和房间比较凌乱之外没有什么其他异常。勇利所说的灰是什么?”维克托做出好奇的样子问道。


“啊……没什么,没异常就好。”勇利轻声说道,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脊背立刻绷紧了。


录像……没错,那个男人有录像!那他变成本体的样子有没有被拍到?


他心里一惊,浑身颤抖了一下,像有盆冰水迎头浇了下来一样!


这时身后温暖的肉体贴了上来,维克托抱着似乎在害怕的他温言细语地安慰着,亲吻着他的后颈和圆润的肩头。


勇利在他的怀抱中渐渐放松了下来,思忖着:既然维克托的态度跟以前一样,那是不是他根本没在录像中看到什么?


那个男人在录完了一段后把摄像机放在身后的桌面上,也许从那个角度看不到他变成本体的情形?


不过即使是这样,录像里的内容……如果被维克托看到了,那……


他不禁感到了一阵难堪。


“勇利,什么都不用担心,有我在呢。”维克托轻声在他耳边说着,希望能让他彻底安心下来。


他也很无奈啊,勇利所害怕的就是他,然而他又不敢揭露自己的身份,否则看勇利现在的情形,十有八九会抗拒和害怕,他可不想被勇利用厌恶和恐惧的目光看着……


这简直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吻上了勇利敏感的腺体,勇利抖了一下,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维克托!别……别碰那里!”勇利扭动了一下身体,躲避着他的吻,脸颊上热意上涌,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被吻的腺体处向周身扩散,他不自然地夹了下双腿,想掩饰自己身体的异状。


他的身体对维克托的触碰没有一点抵抗力,只是这样就让他有些躁动了。


维克托“唔”了一声,按住他的肩膀说道:“勇利别再乱动了,不然我可保证不了会发生什么。”


突然开车,点这里


他感觉浑身轻飘飘的,大脑懒洋洋的不想运转,但一个突兀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了脑海中:如果自己能给维克托生个孩子该多好啊……


那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激情过后维克托轻柔地亲吻着他,耳鬓厮磨了一会儿,然后问他:“现在要去清理一下吗?”


勇利软绵绵地嘟囔了一句:“我不想动……”


“没事,我帮你洗。”维克托抚摸着他汗津津的鬓发,轻笑了一声说道。


勇利侧躺着缩在床上像睡着了一样,让维克托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勇利?”


“你去洗吧,我……先休息一会儿。”他模模糊糊地回道。


维克托以为他累了,就揉了下他的头发,在他的背上亲了一下,说道:“好吧,那等会儿再帮你洗。”


说着他下了床,赤裸着身体向浴室走去。


勇利翻过身来,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心慢慢地揪紧了。


不能再瞒下去了,不得不说出那件事了,不然这对维克托来说太不公平。


于是在维克托洗完澡穿着睡衣走过来后,看到勇利已经坐了起来,扯着被子遮盖着自己,只露出个圆润的肩头和形状漂亮的锁骨。


“勇利,休息好了吗?”他擦着头发问道。


勇利低低地“嗯”了一声,对坐在床上的他缓缓地说道:“维克托,我有话要对你说。”




本来以为放假了就能把这篇和暗夜一起更新的,结果刚回来两天就感冒了,精力不济,貌似做不到双更了ORZ估计会交替更新吧,或者是看心情_(:з」∠)_

评论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