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维勇/ABO】我的可爱的Omega竟然不是地球人?!(第十六章)

小池不写BE:

一不小心写了好长,又深夜更文了……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披着地球人皮囊的异形谈恋爱的温馨(可怕?)小故事。


正文请点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番外小片段1 番外小片段2 番外小片段3 番外小片段4 番外小片段5


第十六章


虽然先接了小胖子的送情书的任务,但在那之前,尤里·普利赛提的签售会就已经到来了。


和众多狂热粉丝挤在一起,排着队漫长地等待明星的来临其实是一件枯燥而无聊的事,因此最近被投喂得很满意的披集有些过意不去,想揽过这苦差事,却被勇利拒绝了。


对于不擅长人际交往的他来说,苦点累点没什么,呆在事务所接待新客户才是更让人心累的,他宁愿去跟粉丝们挤。


但是这项看上去简单的工作倒是比他想象的还要艰辛一点,雇主再三强调要一大早就去排队,他估计十点签售会开始的话八点到应该没问题吧,结果一看已经排起了九曲十八弯的长龙……


这个跟他同名的少年明星竟然人气这么高?


他暗暗咂舌,想起了雇主那天眉飞色舞地向他们强力推荐自己的偶像:年少成名,歌舞俱佳,容貌精致,金发绿眸,恍若妖精……


虽然都叫Yuri,但是他们两个人完全不一样呢。


勇利悄悄地羡慕了他一下,但又很快释然了,他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只要有维克托在身边就觉得很幸福,胸口像有个热源一直在散发着暖意一般,让他柔和了表情,嘴角绽放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然后被狠狠地挤得向前趔趄了几步,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无奈地扶了下眼镜,耳边是年轻女孩的嬉笑和交谈,他站在一堆莺莺燕燕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让自己别去注意周围的陌生人,拿出手机欣赏了一会儿自己和维克托的合影照,心情转晴,然后跟披集插科打诨地聊起天来了。他是很想和维克托聊,但是总怕打扰他工作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也开始散发热量,夏日的阳光在早上就已经使人有了灼热的感觉,闷热无风的天气让人们变得有些焦躁了起来,漫长的等待渐渐磨灭了最初的兴奋期待感和耐心,开始有人小声抱怨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尤里怎么还没来,签售会怎么还没开始等等。


勇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看了下手机,离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真是难熬啊……


远处的队伍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尖叫声,有人高喊道:“是尤里!尤里来了!”紧接着几乎所有的人都兴奋叫喊了出来,勇利不得不捂住耳朵免得自己被这尖利疯狂的声音刺破鼓膜。


一辆红色宾利从远处出现进入了众人的视野,在粉丝的夹道欢呼声中缓缓停下,有工作人员上前打开了车门,一个戴着墨镜的金发少年下了车,身穿豹纹夹克和印有猛虎的黑色体恤衫,下着黑色皮裤,脚蹬马丁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副酷酷的模样。


见到他的那一瞬间粉丝们的尖叫爆炸开来,让维持秩序的警卫不得不用身体挡住骚动的人群免得有人想冲上去,拉起的警戒线差点都被冲破。


勇利被挤得几乎站立不稳,耳边是高分贝的尖叫,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眼前直发晕。


这些粉丝也太夸张了!


尤里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向签售会场走去,沿途欢呼声震天,他倒一直没表现出任何开心或者激动的情绪,下垂的嘴角暗含了几分不耐烦的情绪,连笑脸都懒得给粉丝一个。


而这些激动的粉丝毫不在意他的冷淡,当看到他走着走着停下了脚步望向自己的方向的时候简直要晕过去了,拼命地向前挤着,向他伸出手高声尖叫。


勇利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之后又被挤着身不由己地向警戒线倾斜,脚下一个不稳就要摔倒在地——


然后被人牢牢地握住了手臂撑着身体,终究还是没摔下去。


勇利赶紧道谢,耳边却传来了一阵吸气声,他抬头一看,那个金发的少年正扶着他,原来竟然是尤里·普利赛提帮了他!


尤里另只手摘下墨镜,翠绿得像宝石一样的眼眸紧紧地盯着他,勇利突然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明明和刚才一样是闷热的天气,他背上却蹿上来了一阵寒意,让他汗毛倒立,皮肤上冒出了小小的鸡皮疙瘩。


为什么这个少年会让他感到有些可怕?他明明比自己还矮了一头,看上去只是个身材纤细的孩子而已!


勇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突然恍惚间有了种熟悉感。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好像以前曾经经历过……


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双蔚蓝色的眼眸,虽然现在它们经常满含爱意和柔情地看着自己,但是以前在那个生日宴会上,那个洗手间里,它们也曾给过他类似的感觉——


这个少年,竟然跟维克托感觉上有几分相似!


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两个看上去长得也不像啊?不会是亲戚吧?


勇利脑中乱成一团,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尤里就神色冷淡地开口了:“喂,你没事吧?”


“哦没事,谢谢你。”勇利反射性地回答。


尤里又看了他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说了句:“一副蠢样。”


“啊?”勇利很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让他好像对自己很轻蔑的样子。


尤里没管他的反应,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横眉竖眼地对粉丝们大吼出声:“你们有病啊?挤个屁啊!没看到有人要摔倒了吗!”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勇利和别人一样呆住了,然后开始在心里疯狂刷屏:咦咦咦这是个什么情况?这个人不是明星吗?这么对待粉丝真的好吗?他难道不怕别人粉转黑?不过他好像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但是为什么刚才还用看着垃圾一样的眼神看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粉丝们愣了一会儿,突然又爆发出了一阵尖叫。


“尤里好帅!我爱你我爱你!”


“再继续骂我吧!求尤里多骂我几句啊啊啊啊!”


“傲娇小天使啊!外冷内热!好萌好萌好萌!”


勇利和尤里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这群人是不是有毛病?两个人同时想道。


而勇利也切实体会到了,粉丝的脑回路果然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不能用常规思维来进行推测,真的好可怕!


眼见现场趋于失控,尤里“切”了一声,抬起警戒线拉着勇利的手臂把他硬生生地从人群中拉了出来,拽着他就走。


“哎?等等!为什么……为什么要拉我走?”勇利被牢牢地握着手臂,怎么都甩不开,只能跌跌撞撞地跟在尤里后面,不由地向他问道。


尤里无视粉丝们的叫喊,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地说道:“你是胜生勇利,没错吧!”


他甚至没用问句,语气十分肯定。


“是我,你怎么知道?”勇利惊讶地看着他的背影,怎么都不记得自己跟这个少年有过交集。


“如果那个家伙不三天两头发照片向我秀恩爱的话,我也不想知道。”尤里愤愤地说道。


“那个家伙?谁?”


“还有谁!那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不是他情人吗?他没跟你说过我?”尤里终于回过了头,神色却十分可怕,让勇利不由地激灵了一下。


总感觉现在如果说没有的话后果会很惨……


“好、好像有点印象……”


尤里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继续边走边说:“既然是这样的话还跟那群智障挤什么挤,你是我的粉丝吧?直接找我就可以了啊!”


“是吗……我没想到……”真是个美丽的误会,看来这少年应该认识维克托,而且还跟他很熟,但是自己真的不是他粉丝啊!不过事到如今也不敢实话实说了,不然感觉这看上去脾气暴躁的少年都要喷火了……


尤里一路拉着他来到了一间休息室,指着沙发说道:“随便坐,你要签名对吧?我让助理给你一张我的CD,等下帮你签。”


“啊?哦好!谢谢你。”勇利还处于有点懵逼的情况中,不过还是赶紧道谢了。


尤里摔在沙发里,把脚翘在茶几上,向旁边的年轻男人打了个响指,吩咐道:“都听到了吧?快去办,还有我上次说的饮料,给他一杯。”


“好的,我这就去。”助理模样的男人点点头,很快出门了。


这下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尤里倒是很放松地闭着眼睛小声哼着歌,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枕着,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勇利却是有些紧张和尴尬,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他又不擅长和陌生人说话,因此就沉默了下来。


尤里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似乎坐立不安的他,嗤笑了一声,不客气地嘲笑道:“看你这蠢样,真不知道维克托看上你哪点了。”


勇利心里一颤,感觉有点难受,他知道这是被戳中了痛脚,艰难地开口小声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尤里看着他有些失落的神色,眉头一跳,烦躁地坐了起来,斥责道:“你是笨蛋吗?”


“啊?”勇利觉得今天自己被骂的次数有点多。


“你不会反驳吗?不会理直气壮地说‘就是看上我了怎么样’吗?如果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我早喷回去了,你竟然还附和对方?你这里装的是浆糊吗?”他指着勇利的额头说道,眼中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回他,只能睁大了眼睛无措地看着他。


“啧!”尤里挠了下头发,低语说:“我真是不擅长和这样的人相处啊……”


他掏出了手机,用放弃的语气说道:“算了,让那家伙来接你吧!喂,来帮我个忙。”


“什么?”一听到帮忙勇利赶紧回道,希望能回报刚才他的出手相救。


“等下我会假装掐你脖子,你记得做出痛苦的表情啊,我们来耍一下维克托怎么样?”他兴致勃勃地说道,眼中满是狡黠的神色。


“这……不太好吧?”涉及到维克托勇利就犹豫了,他不想让他担心啊!


“怎么这么啰嗦!我都帮你签名了你还想怎样?你不是我的粉丝吗?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尤里不高兴了,脸色也冷了下来。


但是我其实不是你的粉丝啊!勇利在心里哀嚎,却不得不点了点头。


尤里也是维克托认识的人,稍微恶作剧一下应该也没事吧?他还经常和披集一起恶搞对方呢!


于是等尤里纤细的手指掐上他的脖子的时候他想配合地做出害怕的表情,本来还担心做不出来,但是在对方触及他的皮肤的时候那种莫名的恐惧感又来了,尤里的手明明没有用力,他却觉得被扼住了咽喉,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掐断脖子一样。


尤里另只手拿着手机拍下了他的表情,满意地查看着照片说道:“看来你挺有演戏天份的嘛,要不要来娱乐圈混?我罩你!”


他把照片发给了维克托,说完话后没听到勇利的回答,转头一看,勇利正脸色发白地喘息着,冷汗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喂你没事吧?”尤里也有点慌了,他赶紧走了过去让勇利躺在沙发上,有些手足无措地说道:“我刚才也没用力啊,要不要去医院?你不会是身体不好吧?”


勇利对自己刚才的感觉也很奇怪,但是他还是安慰对方说:“没事不用担心,可能刚才太阳晒久了有点头晕吧,现在没事了。”


正好此时助理也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两杯冷饮,尤里赶紧递给了他一杯,说道:“喝点这个,应该会感觉好点的。”


勇利坐起身来接过杯子,冰凉的感觉传到了手心,喝了一口,酸甜可口的果汁带着凉意和一种奇异的香气驱走了夏日的热气,果然精神一振,浑身舒服多了。


“这是什么果汁?挺好喝的。”


“这个啊……外国的一种水果榨的汁,叫什么我也忘了。”尤里咬着吸管含含糊糊地说道,没敢说这其实是别的星球的特产。


勇利也没多问,捧着杯子喝掉了大半杯,心情也好起来了,觉得这个少年其实也挺好的,果然是那些粉丝说的“外冷内热”型吗?


他轻笑了一下,继续喝果汁,却察觉到了尤里一直在看他,具体来说是在看他的肚子。


他看了下自己,疑惑地想不会是最近长胖了有小肚子被他发现了吧?


“你在看什么?我有什么不对吗?”他忍不住问道。


尤里盯着他的肚子脱口而出:“那里面有小宝宝吗?”


“啊?你说什么?”勇利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不然为什么会有“小宝宝”这个词出现?


“你肚子里啊,怀孕了吗?”


勇利愣了三秒,然后立刻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怎、怎么可能!我才没怀、怀孕!”


“是吗,果然没那么容易吗……”尤里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视线往上移动,看到了勇利羞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喂你不是吧,都跟维克托做过了吧,怎么还这么纯情。”


勇利的脸更红了,捂着脸崩溃地想道:维克托你怎么能什么都跟别人说啊!而且对方还只是个少年啊!你们谈论这个真的合适吗!


尤里看着他鹌鹑一样的动作笑了一会儿,问道:“维克托做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戴套的对吧?”


勇利不想回答,他在忙着羞愤欲死。


“能不能不要说这个话题了……”他无力地小声说道。


尤里却不放过他,饶有兴趣地问道:“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戴套?”


勇利:“……”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他想撞墙。


没有等到勇利的回答他也没泄气,大方地公布了答案:“当然是因为他想要小宝宝啊!”


勇利愣住了,把手从脸上移开,怔怔地问他:“维克托很喜欢小孩吗?”


“喜欢?这个啊……”尤里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回道:“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责任?义务?他是很想要子嗣,这是他不得不承担的家族责任——延续种族。当然如果是和你生出来的孩子的话他肯定会非常喜欢的吧。”


勇利的心渐渐凉了,脸色也从通红变得苍白了起来。


他知道他大概是没办法满足维克托的愿望,无法和他生下孩子的。


毕竟他不是地球人,基因不同,就算身体拟态成了Omega,但从本质上来说他还是瑞库莱斯星人,两人的基因根本不能相融。


如果子嗣是维克托的责任,而他无法让维克托达成责任的话——


维克托会怎么做?


会……和他分手吗?


勇利的心里狠狠地疼了一下,眼眶有些发热,只要一想到这点他就难受得要命。


不想和维克托分手,不想离开他。


但是他又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为维克托孕育子嗣。


他的心被矛盾地拉扯着,撕裂一般地难受。


如果真的有一天,维克托被迫面临这个问题——是选择子嗣,还是选择他,结局会是怎样呢?


他会被维克托放弃吗?


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子嗣很重要嘛……


但是……但是……


他的眼泪突然落了下来。


但是他不想和维克托分开啊!


“你怎么哭了?”尤里惊讶地看着他,不安地站了起来。“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只是……”他摘掉眼镜擦着眼泪,还没说完,房门猛地被人撞开了,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勇利!!!”熟悉的声音陡然传来,勇利抬起眼睛,看到了喘着粗气头发凌乱的维克托出现在了门口。


然后就被他冲过来紧紧地抱住了。


“维克托?”勇利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问道:“你怎么来了?”


在维克托的怀抱中他感到了他急促的心跳,维克托的身体甚至在微微发抖,像是非常害怕和不安一样。


“你怎么了?维克托?”他担心地问道。


“这话是我该说的,勇利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没受伤吧?”维克托的语气紧张而忧心,他把勇利上上下下地检查了一遍,发现没任何伤痕之后才松了口气,但又皱起了眉头,说道:“你哭了。”


“呃……”勇利觉得有些丢脸,突然哭出来什么的……真是让尤里看笑话了。


维克托怜惜地抹去了他的泪痕,在他唇上亲吻了一下,安慰道:“没事的,别担心,你安全了。”


勇利:“?”


总觉得维克托好像误会了什么……


果然维克托转头看向了尤里,眼中杀意如刀,神色可怕到恐怖。


“尤里,你竟然敢……”


天知道他收到那张勇利惊恐地被掐着脖子,满脸恐惧和害怕的照片时有多惊心,尤里还在下面附了一行字:这就是那个甜点?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的心脏都要吓停了!


尤里被他的杀气震得一缩脖子,心知不好,看来这个瑞库莱斯星人对维克托来说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重要,这下恶作剧把他惹火了,自己估计要倒霉了,于是他赶紧解释道:“那只是开玩笑!你看他不是好好的吗?我还招待他休息和喝果汁了呢!”


维克托愣了一下,看看勇利,勇利赶紧点点头,替尤里说好话:“是啊,尤里对我很好,果汁也很好喝。”


维克托沉默了一会儿,又瞪着尤里发飙了。


“但是你把勇利弄哭了!”


尤里翻了个白眼,觉得人生很绝望。


——谁赶紧把这个护妻狂魔给弄走啊!真是让人崩溃!

评论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