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gerow

【维勇/ABO】我的可爱的Omega竟然不是地球人?!(第十章)

小池:

我欲修仙~快乐齐天~(不)幸亏明天不用早起,不然深夜更文还真扛不住。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披着地球人皮囊的异形谈恋爱的温馨(可怕?)小故事。


正文请点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番外小片段1 番外小片段2 番外小片段3 番外小片段4 番外小片段5


第十章


  对于“上流社会”的生活,勇利虽然也有过好奇,但其实并不向往,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还是比较满意的,觉得那些奢侈光鲜、引人注目的生活并不适合他,就像之前在维克托的生日宴会上一样,在那样的场合中他显得拘谨而且无所适从。


在他的心里,自己就是来自于日本的一个偏僻的海边小城市,在大都市努力挣扎着生存的,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人而已——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的。


所以在他被维克托开着价格他想都不敢想的豪车带到森特斯最著名也是最昂贵的三星级米其林餐厅——“菲利克斯”门口的时候,他顿时紧张不安起来了。


餐厅的入口就像奥斯卡的舞台通道一样,踏上了红地毯就有种要去领奖或者走秀的感觉,进出的顾客们男性都身着正装,女性则是漂亮的礼裙,连迎宾人员都显得高雅得体。


在这样的衬托下,勇利看了下自己的好似初中生去郊游的装扮,尴尬地后退了一步。


“维、维克托,那个……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他转头对搂着他的男人小声说道。


“为什么?勇利不喜欢这家餐厅吗?”维克托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虽然不算完美,但这里的食物、环境和服务还称得上是过得去的了。”


过得去……勇利抚额,觉得两个人的价值观相差实在太大了。


这差距比马里亚纳海沟还大啊!!


我能不能现在跟这个人分手?他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这样的想法。


但是当他看到维克托的那双蔚蓝色的眼眸时,他又不禁心软了。


在那样似乎注视着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甚至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视线中,他无法不动容,无法不心动。


“这里很好,我没有不喜欢。”勇利看着他真诚地答道。“只是我这样的装扮似乎有些不合适……”


维克托听后笑了,安慰他说:“没有不合适,勇利怎样我都喜欢,而且这是我旗下的餐厅,没有人敢不识好歹的。”


勇利惊讶地看着他,问道:“你的餐厅?我以为是叫菲利克斯的那位名厨的……”


“他是我的一位优秀的雇员,的确有很多人慕名而来。”维克托笑着揉了下他的头发,觉得他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表情也很可爱。“但是老板还是你面前的这位。”他对勇利眨了下眼睛。


这个男人还真是厉害啊……勇利默默地在心里赞叹道。


跟他比起来……嗯,自己也是老板,只不过一个下属都没有,披集是合伙人兼财政部长和后勤部长,而他也相当于是业务员……


而且还是个搞砸了一千万的大生意的糟糕的业务员,幸好披集是他的好友而且不计较这事,换了别人的话,估计都要跟他拼命了吧。


“勇利~”拉长的声音唤回了他游离的思绪,他看到维克托凑到他面前,两个人的距离近得都快能亲上了,他觉得自己的脸开始有些发烫了。


“怎么了?”他向后仰了一下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却被对方按住了后脑勺,动弹不得。


“勇利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蔚蓝色的眼睛有些委屈地看着他。


“说什么?”勇利有点摸不准他的意思。


“夸我一下,快夸我一下。”维克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勇利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哎呀……他的这个样子,还真像是幼儿园小朋友堆好了积木之后期待得到家长表扬的表情啊!


虽然用这个词形容一个高大的成年Alpha很奇怪,但他真的觉得维克托很……可爱。


可爱得让他忍不住想逗弄一下他。


“我在心里夸过了啊,维克托没有收到吗?”他故作惊讶地说道。


维克托一脸无辜。


“勇利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呢?”


“那看来我们心意不通,这可怎么办呢?”勇利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的追求者。


“不,其实我收到了,勇利在心里说‘维克托好厉害,我最喜欢维克托了!’”追求者变了下脸色,立刻改口说道。


“我哪有……”勇利被他逗乐了,但同时脸也渐渐地红了。


“BOSS,可不可以请您不要杵在门口调情?我们餐厅已经够有名了不需要您来当活招牌。”被硬生生地塞了满嘴狗粮之后,迎宾小姐终于忍不住说道。


另位迎宾小哥心有戚戚焉地点头。


勇利的脸这下彻底红了。


瞥到进出的顾客装作不在意时则悄悄地用余光看他们的情形,勇利想捂着脸钻到地缝里去。


怎么会这样啊,跟维克托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被吸引走了全部心神,连周围的人都没注意!


“等下,我们还在商量这家餐厅值不值得我们进去呢。”维克托一本正经地说道。


迎宾小姐和小哥的脸都要黑了。


BOSS!这是您自家的餐厅啊!要不要这么贬低自己啊!我们可是森特斯仅有的五家三星级米其林餐厅之首啊!


“进的!不好意思我们这就进去!”勇利红着脸道歉,赶紧拉着维克托走了进去。


一进入到餐厅就能感觉到气氛的不同,好像突然从普通人的生活转到了另一个世界中一样,整个餐厅干净、优雅而大气,像是为了不破坏这样的氛围一样,人们交谈时也放低了音量,时而有人细语低笑,却不显压抑,只让人感觉到心情轻松愉快。


在穿过餐厅时勇利感到了不少人的目光,不知道是在看维克托还是在看他,抑或是两者都有。


对人们的情绪很敏感的他察觉到了惊讶和不解的视线,他当然知道,自己走在身着黑色西装、俊美而挺拔的维克托身边是多么的不般配。


他的心里稍微刺痛了一下,但是因为刚才跟维克托的笑闹,他又多了几分勇气。


至少现在,站在维克托身边的是自己,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人。


至于别人的目光……他其实不用在意的,不是吗?


只要维克托觉得好,那就好了。


没关系,像以前所做的一样,很简单的。


不用管别人的看法。


他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开启了“盐王”模式。


冷淡而清醒,理智而漠然。


而搂着他向VIP通道走去的维克托则细心地发现,勇利的气场变得不一样了。


他就像关闭了与外界的某些交流的渠道一样,目光中有种冷静的超脱与淡然。


就像是……位于这个世界之外的人,静静地看着芸芸众生一样。任何事情都与他无关,也没有什么能动摇得了他。


维克托的心里轻颤了一下。


他认识这种眼神。


因为他曾经多次在镜子中见到过。


——不属于地球人的眼神。


雅科夫曾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他,于是他学会了完美的伪装,没有人能看得出来他优雅得体的微笑下隐藏着一个冷漠的灵魂。


而现在,这个灵魂在为另个人所露出的他熟知的眼神所颤动。


他不喜欢勇利这样,似乎超然于万物,远在云端之上触不可及一般。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想把这个人拉下云端,让他坠入凡尘。


他们走进了电梯,因为是特殊宾客电梯,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


电梯门关上,开始上升了。


“勇利!”


“嗯?”勇利看向了他,对方的面容在眼前迅速放大,温热的气息迎面而来,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被吻了。


勇利愣愣地看着他,忘记了闭上眼睛。


这个吻太过突然,同时也很短暂,在电梯上升到三楼的这几秒钟内轻轻地一吻,甚至都没有深入地唇齿交缠,只是在唇上安静地贴着,像是轻盈的蝴蝶落在花瓣上一样。


维克托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勇利呆呆地看着他的表情,那双棕红色的眼睛中有了他想看到的温度和情绪,于是他满意地笑了。


看,自己抓住他了。


从云端,落入了他的怀中。


“叮——”电梯门开了。


维克托拉着他的手走了出来,然后抱住了他。


“勇利,你不是一个人,知道吗?”他在勇利耳边低声说道。


勇利不明所以,只是满腹问号地被他抱着。


“多依赖我一点吧。”他这样说道。


然后他直起了身,带着似乎什么都没发生的笑容,领着勇利去了三楼的露天阳台的餐桌旁。


勇利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但这话像投入平静湖面中的石头一样,让他心中漾起了一阵阵的涟漪。


真的可以……依赖他吗?


这是除了家人之外,他从来没敢想过的事情。


而面前这个开心地给他介绍招牌菜,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中有种明亮的神采的男人,是第一个这样对他说的人。


他不由自主地抚摸上胸口,感受到了戒指的触感。


突然有种心落在实处的踏实感。


或许,勇敢地相信他一次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因为他的这个动作,维克托震惊地发现——他送给勇利的戒指没有了!


勇利没有把它戴在手上!


顿时仿佛有一道雷劈在了他的心上,让他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了。


“勇……勇利……戒指呢?我送你的戒指呢?”


如果勇利说把它交给别人了那他就从这阳台上跳下去!


勇利看着他深受打击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维克托的表情更委屈了,勇利发现在他心中维克托已经不再是那个远远在上的、微笑生疏而公式化的人了,他有各种生动的表情,会生气也会开心,让他觉得分外亲切。


“在这呢!”他没有像对待披集一样捉弄他,因为他的表情看上去跟天塌了差不多。


他拉出红色的绳子,上面挂着一枚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着微光的金色戒指。


维克托总算松了一口气,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不戴在手上?”


勇利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出真正的原因,答道:“我怕弄丢了,那我可赔不起。”


看勇利这么重视这枚戒指,维克托也高兴起来了,虽然还是想让勇利戴在手上跟他的成双成对,但如果对方坚持他也不反对。


反正时间还长着呢!


之后在两人的愉快的用餐时间中,勇利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好吃到想哭”。


应该说果然不愧是最贵最著名的餐厅吗?世界级大厨的手艺真的是与众不同、绝妙至极啊!


他从来没想过前菜的豌豆浓汤能会做得这么好喝,这真的是用他所知道的豌豆做成的?味蕾简直要爆炸了!


主菜的惠灵顿牛排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本来看着金黄的酥皮他还以为是面点,原来里面包裹着的是被烹饪得完美三分熟的菲力牛排,切开后是漂亮均匀的粉色,尝试着吃了一口后……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棒的牛肉?这些牛是吃什么长大的?吃仙草喝仙露吗?


至于甜点的芒果牛奶布丁……他觉得这是只有在天堂中才能吃到的东西。


新鲜芒果的甜味再加上少许柠檬汁的调和使口感酸甜可口,再加上轻盈的淡奶味,他觉得自己一口气吃一打都没问题!


但是因为太好吃了让他不忍心迅速吃完,就小口小口地品尝着,让味蕾得到充分的幸福感。


维克托双手交叉托着下巴忍着笑看着他小心虔诚的模样,对他说道:“喜欢的话可以再点哦,想带回去吃也没问题。”


“真的吗?”勇利的眼睛立刻亮了,然后意识到了自己过于明显的欣喜,不由地有些尴尬,小声说:“我……我想让披集也尝一下这个,真的很好吃。”


维克托伸出手去揉了下他的头,笑着说道:“可以的,愿意跟朋友分享美食的勇利是好孩子。”


24岁的“好孩子”勇利红着脸低下了头继续吃布丁。


口感似乎比刚才更甜了,连心里都沁入了甜意。


维克托看着他红着双颊安安静静地小口吃布丁的情形,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微微扇动的睫毛像一把小刷子一样让他心里痒痒的,不过他又注意到了那副蓝框眼镜,说实话没什么品位,只是戴在勇利脸上才显得顺眼了起来。


“勇利为什么要戴眼镜?是视力不好吗?”他忍不住问道。


瑞库莱斯星人应该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吧?毕竟可以调节身体构造的啊!


勇利反射性地抬了下镜框,说道:“这个啊……”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自己曾经的部分经历告诉他。


“我是在日本长大的,在那里很少有人像我这样特殊的瞳色,所以有时候就会有一些人……不理解。”


他没有说自己曾经被叫做“怪物”和被小孩用石头砸伤的事情。


维克托听着他的话渐渐收敛起了笑容,意识到了所谓的“不理解”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后来偶然看到了爸爸的眼镜,出于好奇试戴了下,发现能遮住眼睛,显得瞳色不那么明显,我就也开始戴了。上大学来到森特斯后发现这里有各种皮肤、头发和瞳色的人,但戴眼镜已经成了习惯,所以就一直戴着了。哦对了,我这个是平光镜哦,视力没问题的。”勇利摘下了眼镜让维克托看。


其实如果真的愿意的话,他是可以改变瞳色的,但是瑞库莱斯星人很看重第一次化形的形体,他们称之为“本相”,这是让他们不至于迷失在各种形态中的自我的证明,如果改变本相的形态,那就跟他穿着拘束的西装打着紧紧的领带一样,感觉很不自在。


他又把眼镜戴了回去,维克托却突然探过身来,就这样隔着桌子抱住了他。


“维克托?”他惊讶地叫着这个男人的名字。


维克托抱着他的肩膀好一会儿没说话。


“你怎么了?”他轻声问道,直觉告诉他现在维克托的心情并不好。


“如果……”维克托声音有些沙哑地开口了,其中蕴含着不为人所知的后悔和遗憾。


“如果我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纳入我的羽翼下,不让你遭受任何伤害。


也不会让我像现在这样,对于没有早一点来地球遇见你而如此地——后悔。

评论

热度(518)